我所挑选的器物都会留下传说——千利休

2014-08-27 17:50:17   作者: 小明不小   评论:0   点击:
千利休是日本历史上的文化巨人,他的重要贡献之一是将日本茶道从草创导入到完成和全盛时期,他生活在500年前,是日本历史上的战国时代,当

千利休是日本历史上的文化巨人,他的重要贡献之一是将日本茶道从草创导入到完成和全盛时期,他生活在500年前,是日本历史上的战国时代,当时,大武士丰臣秀吉战胜众多对手,一统天下,成了天皇的助理,天皇反倒成了傀儡,丰臣秀吉权重一时。

按当时的风俗,连年征战,武士们为了抛弃生生死死的烦恼,征战间隙,将点一碗茶作为洁净心灵的一种仪式,大名鼎鼎的大茶人千利休就成了丰臣秀吉的首席茶道教师。

丰臣秀吉,虽然与利休有著长久的情谊,对这位茶道大师也甚为尊重。然而,能伴君侧之荣耀背后,乃是有如伴虎的凶险。

 

在那个四处可见出卖与背叛,即使是最亲近的族人也不可相信的时代,利休却不愿做个卑躬屈膝、阿谀奉承之人,因而从不害怕与自己这位脾气凶恶的赞助者起冲突。

 

利休的敌人便利用他与秀吉之间三不五时出现的嫌隙,中伤他涉及一件毒害秀吉的阴谋。利休可能会借机奉上秀吉一碗下了致命剧毒的茶——这样的耳语终于传到秀吉之处。

 

完全不需要别的,光是秀吉的疑心,就能作为即刻处死臣民的充足理由。在这暴君的气头上,任谁也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

对应死之人来说,唯一的恩赐便是:准许他以切腹自杀保持自我的尊严。




唯有以美而生之人,能以美而死。伟大茶人的末日,如同他们此生其它的时刻,尽是高雅动人。

 

永远试图与宇宙万物的调性保持和谐,就连迈向死亡的未知世界,也都早早准备妥善。“利休最后茶会”,永远都占据著悲剧之美的最高点。













如此,利休预定自尽之日终于来临,他邀请自已最重要的弟子们,参加他此生最后一场茶会。

 

弟子们无不伤心地,依照预定的时间在门廊前聚集。当他们向庭内望去,庭径两旁的树木似乎也难过得在颤抖著。在沙沙作响的枝叶声中,可以听到无处可依的游魂们在窃窃私语。至于灰色的石灯笼,就像是矗立于冥府大门前的威武卫兵。

 

此时,房中飘出一股高贵稀有的熏香,那是主人在召唤著宾客入内了,弟子们于是顺序进入就座。床之间的挂画,乃是出自一位古代僧人,以尘世万物转眼即逝为主题的真迹。火炉上,沸腾的清水鼓动水壶唱起哀歌,有如那用鸣声向将逝的夏日,倾吐心中悲伤的蝉。




须臾,主人进入茶室,逐一向宾客奉上茶汤,众人也依序默默地饮尽,主人则最后才喝完。接著根据当时的仪节,身居首位的客人于此时提出检视茶具的要求。利休便将它们,以及那幅挂物全部置于桌上,并在所有访客都表达了对这些珍藏的赞美之后,将其一一分予众人,作为纪念。

 

唯独茶碗由他自己留下,因为“受我这不幸之人所玷污之碗,不应再供世人所用”。他一边如此说著,一边将其摔个粉碎。





茶会终于结束,所有的宾客强忍著泪水,在向主人决别后黯然离去。只剩一位最亲近的弟子,受利休之托留下,担任他最后结局的见证。













此时利休褪下茶会装束,将其小心翼翼地折好后,放置于坐垫之上,露出里头纯白无垢的素袍。他温和地凝视手上那闪耀的致命剑身,口颂优美的辞世之句“永恒之剑,吾之佳宾,刺佛杀祖,开汝之路”。脸上兀自带著微笑,利休就这样踏上了未知之路。




千利休被日本人尊为茶圣,他继承历代茶道精神,创立了日本正宗茶道。他提出的茶道精神“和敬清寂”,用字简洁而内涵丰富。“清寂”是指冷峻、恬淡、闲寂的审美观;“和敬”表示对来宾的尊重。

 

千利休对茶道具的要求极高,后世的“千家十职”,就和千利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千家指的是千利休所创茶道。千家茶道现在仍是日本的主流茶道,在茶道界拥有至上地位。

所谓十职,指的是千家指定制作茶道具的人。千家所用茶具几百年来都是特定的,尤其在一些具有特别重大意义的纪念茶会,千家会邀请全国最顶尖的茶道具制作者参加,各种茶道具的器物制作者也只能入选一名,一共有十名,称为千家十职。


 

Tags:茶道 器物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