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捷 鱼已潜入我的心

2014-08-21 17:16:25   作者: 马克思冰   评论:0   点击:
孙捷的作品大鱼在巴塞罗那获奖。每位设计师都带着自己的 获奖作品参加聚会。有人看见孙捷佩戴的胸针,逡巡,转到他的背后再看——他们在找

孙捷的作品“大鱼”在巴塞罗那获奖。每位设计师都带着自己的 获奖作品参加聚会。有人看见孙捷佩戴的胸针,逡巡,转到他的背后再看——他们在找鱼。孙捷向对方解释:鱼已潜入我的内心。对方这才恍然大悟。这就是中西文 化的差距。“西方文化中对于事物的理解是逻辑性的、直线型的。所以才有人一直寻找‘大鱼’的鱼头。而东方文化是造境,是意象的,对于事物的理解基于事物的 相互关系。东方人会考虑到鱼和人、物和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鱼钻进身体一端,会从另一端钻出来。”

设计本不该只有一种意义

观察孙捷的首饰作品,第一感会倾诉:这是属于三维空间的。那些繁复、难以驾驭的三维造型在他手中精巧成型,手法不落窠臼,同时带有娓娓道来的故事性诉说。

而 这位年轻人的确是从雕塑专业“转型”进入设计领域。但这一选择更像是“果”,并非“因”。相对于纯艺术性的雕塑,孙捷更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与人产生互动, 所以他选择了产品设计和定制设计这个创作方向。也是通过产品设计专业的学习,孙捷加深了自我了解,确信自己对三维形体具有敏锐的感知力,能够选择最佳角度 切入,从而把握控制。

对“设 计”意义的理解,孙捷觉得首先要明白这个词性本身是双性的,即名词和动词。作为名词理解,需要知道设计的历史,它是实用艺术在工业革命的推动下,为了符合 社会生产的需求而孕育出来的。既然是名词,它就有着时代性和文化性的特征。譬如说一百年前根本就没有确切的“设计”这个词,然而今天又出现了“荷兰设计”“日本设计”“美国设计”。但“设计”这个行为(动词),作为一种人类对美好事物追求的创造性活动,它从人类诞生的早期就已经出现了。理解到“设计”的“雌雄同体”,也许就不难诠释或发掘设计的意义了,而且它本不应该只有一种意义。

当代是一种新的方式

2008年,孙捷去荷兰留学。他将留学第一年的文化碰撞过程形容为“遭罪”。正是这段“遭罪”的经历,在他的大脑中建立起了新的系统。也因为这段经历,孙捷可以大声说出“当代”是相对“全球化”而言的。

 




在他的理解里:当代,绝不是务虚的概念,而是一种新的 方式。当代意味着两点:时间和价值观。人们所说的从现代到当代的转变,有思潮的转变;从形式上来说,则是从对材料、功能、工艺的价值观的追求,转变为对于 文化的、对于人的、对于情感的、对于社会的、对于科技的价值观的追求。孙捷强调——这是最大的转变。

与此相对应,他的作品被称为“当代”,具有非常清晰的视觉语言,识别度很高。他形容自己的设计自有系统、富有逻辑,不依赖于灵感。这种体系一旦形成,就无须担心有一天会枯竭。

 

设计中隐藏的彩蛋

孙捷2007年 开始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进行首饰设计专业的学习,其间接触过许多基础工艺:他在厦门接触过漆器、线雕,去山东淄博了解过陶瓷,到诸暨学珍珠工艺以及塑 形用的翻模工艺等。他这么解释自己对于工艺的学习热情:“设计师的专注工艺,主要是对工艺流程的了解,是对工艺的可实施性的理解。设计师在创作中,必须要 知道可行与不可行的分野。设计师并不需要成为工艺师。”

晦 而不明的材料,可以说是孙捷设计中的隐藏彩蛋,是惊喜,也是自我风格的表达。他的首饰设计,常常看不出具体的材料和工艺。对他而言,设计的专注点,首先是 文化层面、观念层面,然后再考虑材料。看材料如何契合自己的想法。当告诉顾客这件首饰的材料,获得“哦,原来是这样”的反馈时,孙捷会觉得这正是设计有意 思的地方。




良性发展的设计生态环境

谈及中国当代首饰设计的现状,孙捷形容为“面临很大的瓶颈”。首饰设计被商业控制,产业全平面化,还没有进入到首饰文化的层面。

他 认为,国内饰品行业未来真正的良性发展应该是多元化的。就首饰设计教育而言,不同学校、不同地域,应该立足当地的产业结构和自身优势,建立起自己的专注 点。“过去的设计师,只是市场运作中的一个小角色。今天的设计师,身上承载的不仅是设计,不仅是创作者,同时也是组织者、一个故事的传颂者。从信息角度 讲,也是文化的传播者。”

在未来的发展计划中,他希望建立起一个立体的金字塔形首饰设计品牌结构,就像时尚界业已成熟的操作模式。最基层的是满足大众需求的首饰产品,中部是满足部分功能的首饰作品,而顶部,则是前沿的、代表性的设计首饰、定制化首饰。

借助这个结构,孙捷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接触到更多人群,对自己的设计语言进行再设计,衍生出跟市场更加相关的作品。同时,希望这些作品是富有思考、蕴含情感的。







 

Tags:首饰 手工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