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明娜 民族的布 当下的物

2014-08-21 16:50:08   作者: 马克思冰   评论:0   点击:
胡明娜第一次进入公众的视线或许是在上海IAPM的MUJI展 厅。今年四月,这里进行了一场题为《民族的布》的展览。其中所展示的有关手织面料的

胡明娜第一次进入公众的视线或许是在上海IAPM的MUJI展 厅。今年四月,这里进行了一场题为《民族的布》的展览。其中所展示的有关手织面料的研究,是她几年来在广西和贵州,与当地人一起工作时所积累的资料。展览 不大,但细心的分门别类,简洁的文字介绍,和直观的实物一起,向观者传递出一种强有力的信息:这是一位首先在工艺的研究上走得很远的设计师。

在广西、贵州和上海之间来回切换,一半时间在村寨里与苗族姐妹一起做手织布,一半时间在上海的工作室里设计、打板,与新老朋友见面、交作业。胡明娜,这位裁缝的女儿,艺术设计专业的毕业生,从学生时代起就不迷茫,早早确定了自己在设计领域中想做的事。

结缘手织面料

是 幸运,也是注定,胡明娜大二的时候偶然在学校旁边的小店里看见一位姐姐在绣花,后来知道,那是一位来自广西石林的苗族姑娘。从此以后,胡明娜有事没事就过 去跟她学绣花,以至于在做学校的课程时,都不知不觉地往面料的方向走。毕业设计时,她没有去开辟一个新的课题,而是沿着一直以来的方向,做出了超越同龄人 的高完成度的系列作品。与此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2010年无印良品Found MUJI的项目的筛选过程中。那是Found MUJI首次来到中国,胡明娜同许多设计师一样,收到消息,参加项目。在层层筛选之后,拿着完整的前期设计稿、手织面料样本和一整个系列的样品站在深泽直人面前的时候,胡明娜的设计被当场确定进入Found MUJI计划。遗憾的是,这组运用苗族“花椒纹”手织布制成的包袋等系列仅在日本境内出售。而真正能让我们了解胡明娜的时机,是今年4月,上海IAPM的无印良品展厅里进行的展览:《民族的布》。







原生态的工艺

事 实上,在苗族村寨里,织布这件事并不是被当作“工作”来看待的。苗女们常常是在每日劳作的闲暇里,织一点布,绣一点花。她们的手艺是急不来的,拿刺绣来 讲,女儿跟着妈妈,先学会绣一片叶子,再学会绣一朵花,然后再到构成图案,到了一定的年龄,才可以自由创作。胡明娜的产品需要当地的原材料和手工艺,因此 每一批设计出来,她总要跑到村寨里找当地人织布、染布或是刺绣。“我们不打算去建厂,是希望在不改变她们原来的生活的情况下,帮助她们获得一点收入。”尽 管如此,痛心的事实还是摆在眼前,那就是,所有的合作对象的年龄都是比较大的,当地年轻人已经不再需要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学习这些手艺了。“所有人都有权享 受现代文明,但工艺的流失确实很可惜,怎么找到平衡,可能是全世界都关心的问题。”






让普通人享用

在 胡明娜的上海工作室里,样板间中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布包。我们惊叹其精美的时候,她笑说,“那都是一些没有被采用的。”虽然手工的纺织、刺绣、扎染是心头所 爱,但是作为设计师,她更关心的还有一点,即普通人是否能够享用。“有些能够用现代流程减低成本的部分,就用现代的工艺流程,而对我们来说最为重要的面 料,始终保持手织的质感。”在她看来,日本、印度以及欧洲国家的手工作坊之所以能够较好地生存,原因在于它们的价值是被其所处的社会所认同的。换句话说, 在那些国家,当下的社会对于手工艺是有实实在在的需求,比如,做和服的作坊能生存,是因为现在许多场合里人们仍然穿着它。“普通人对工艺的认同,才是可持 续的。”如何让民族的工艺在当下普通人的生活中扎根,正是胡明娜一直在探索的事。



 

Tags:布艺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