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非遗档案:闽西客家狂欢节

2014-08-21 12:43:03   作者: DemiGods   评论:0   点击:
客家人在由北向南的长途跋涉和频繁迁徙中,把古老的中原文化习俗带到闽西,并与当地文化相互渗透,形成风情万种、独具特色的客家文化,元宵

客家人在由北向南的长途跋涉和频繁迁徙中,把古老的中原文化习俗带到闽西,并与当地文化相互渗透,形成风情万种、独具特色的客家文化,元宵节庆习俗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2008年,闽西客家元宵节庆(连城)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最具有代表性的有姑田游大龙、罗坊走古事、芷溪花灯、新泉烧炮。


姑田游大龙:天下第一龙。起于明朝,有四百年的历史。2012年元宵节,姑田游大龙以791.5米打破了吉尼斯最长游行花车纪录。摄影/网友李艺爽


通常制作的龙头高2米,直径80厘米,龙口大张,含一直径70厘米的大红龙珠,气度不凡,大有吞云吐雾,威震山河之势。基本上每年的龙身长度都在300——1000米不等。

 

大龙出游程序相当复杂。从祭拜龙头到龙头起驾、从接龙到出游、从“龙头出囊”到烧龙、以及乐队伴奏、镜炮齐鸣,一道一道,足见客家人祈愿之虔诚。


大龙蜿蜒在山间田野,腾挪起伏,活灵活现的场面,一路上男女老幼相随观看,浩浩荡荡,热闹非常。


走古事:客家人的狂欢节。相传以前罗坊常闹旱、涝两灾,当地罗氏十四祖是清朝举人,曾任湖南武陵县知县,卸任返乡时,就把流传在湖南的走古事移授乡梓,以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兼兴民间娱乐活动。


走古事以当地房族为单元。每年,每棚古事由房族挑选身体健壮、胆量大的十岁左右男童两名,共14名,按戏剧内容装扮,勾画脸谱,身着戏袍,一名扮主角,一名扮底座的护将。摄影/网友陈伟凯


饰演第一棚的主角天官,是14个孩子里“官”最大的。给他化妆的自然也是经验最丰富的老人:打粉底,涂上红妆,再描眉。走古事的妆只要画上半脸就好,下半部分用胡须挡住。摄影/网友李艺爽


化妆完毕,扮主角的男童被绑到高高的古事棚上。他其实并非端坐在古事棚中,而是直立在一根铁杆上,如踩高跷般,腰身用铁圈固定。古事走起来摇摇晃晃,惊心动魄。摄影/网友陈伟凯


古事棚是由木柱镶成的方形框架,四周饰上精美的画屏,中间穿过两根木制轿杆,做为抬举之用。每个古事棚重约四百余斤, 需要22名壮汉当抬夫,因在竞跑时运动激烈,需要三班轮换,七棚古事共需462名壮汉。摄影/网友李艺爽


每年正月十四日是第一轮走古事。随着神铳响起,以天官领路,后面跟随着其他六棚古事棚,在约四百米的椭圆形跑道上,展开了激烈地竞走,除领头的天官不能超越外,后面六棚古事争先恐后,你追我赶,场内的观众为抬夫呐喊助威。摄影/网友李艺爽


第二次走古事是正月十五上午,古事队伍从“云龙桥”下河床,进行新一轮水上竞走。河石苔滑,有些抬夫不慎跌倒在水中,浑身湿透,但情绪异常激昂,脚下浪花飞溅,群众欢呼迭起,后棚若能超过前棚,即视为吉利。摄影/网友陈伟凯


虽是寒冬腊月,天寒地冻,但热情高涨的观众似乎忘却了寒冷,泡在河里打起水仗。摄影/网友李瑞麟


芷溪花灯:300年来的“纸包火”奇迹。保留了古苏州的花灯艺术,有“纸做灯、油点灯、纸包火”的特色。油点灯:玻璃杯是特质的耐热杯,盛上蒸过的茶油、煮晒花生油,用细铁线制成的“火螺子”点灯。摄影/网友李艺爽


纸做灯:芷溪花灯的纸是用泰国、缅甸出产的通草纸粘在竹篾上制作而成的。通草纸三寸见方,是从碗口粗的通草千茎上用锋利的刀一层一层剥下来的,点上火以后,通明透亮。纸包火:芷溪花灯主要分上下两部分,共99盏火,内部设计非常精致。摄影/网友李艺爽


当地把主办花灯活动称“出案”,形成了按当地各个姓氏“按年轮流,八年一循环”的旧规。摄影/网友李艺爽


游灯时间从正月初一到十二。初一到初七游灯的线路是固定的,村里人称为灯笼路,初八到十二则按游四方的路线走,走的范围更大。芷溪花灯前,须先派一人到各姓祖祠、庵、庙烧香,表示敬意。摄影/网友李艺爽


游灯的队伍最少需30人。带路的挽着香篮提前早早上路,队伍前头是金童玉女提着一对大宫灯,写着出灯人家的姓和堂号,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的灯。然后是锣鼓队或十番乐队。摄影/网友李艺爽


擎灯笼靠的是手上的劲道,所以擎灯笼的个个都是壮汉,半蹲马步重心放低才能把灯擎得四平八稳。擎一段换一个人,他们每人肩上都搭着一条湿毛巾,一是擦汗,二是一旦花灯意外起火,眼疾手快将湿毛巾盖过去可灭火。摄影/网友李艺爽


花灯从古老的大宅门里出来,像个插花缀玉雍容华贵的明艳公主,莲步轻移,裙裾摇曳,一路袅袅娜娜,羞羞答答,且走且停,灯影绰绰,美不胜收。摄影/网友李艺爽


新泉烧炮:弹指间灰飞烟灭。烧炮因其爆竹圈成“炮团”且烧而非放而得名,取一年大发吉利之兆。摄影/网友陈伟凯


每年正月十五日凌晨,村民用轿抬着“三太祖师”,举着狮、豹、龙、凤旗,敲锣打鼓,自北村、西村至东南村游行一日。摄影/网友陈伟凯


相传,过去新泉有一张姓经商者,从外地带回三尊铜塑的观音、定光、伏虎菩萨,尊为“三太祖师”,供奉在西村坪头山祠庙中。香火越来越旺,燃放的鞭炮也越来越多,村民遂约定:以后每年轮流在各房族祠庙里供奉。摄影/网友陈伟凯


所过之处犹如“巷战”,各家各户、各商铺店面门口已摆好素品香果、上香燃烛,放起万响连子炮、礼炮烟花,震耳欲聋,遍地爆竹碎纸。摄影/网友陈伟凯

 

闽西客家人的狂欢节

南来远过一千年,礼俗犹留三代前。
闽西是客家的祖籍地。历史上,客家先民历经了五次大迁徙,每一次辗转,都是一次寻觅梦里桃源的旅程。
或许,正是长达千年的迁徙漂泊,客家人对自身文化才更加坚持。
每至元宵,龙岩连城的客家人从各地回到家乡,参与他们的节庆。
不管是罗坊的走古事还是姑田的游大龙,都是为了家族的大团圆。

◆姑田游大龙


姑田游大龙起于明朝万历年间,有四百年的历史。
百年来,姑田人以当地大姓人家隔年轮流负责做龙头、游龙。姑田擎龙都是两姓、三姓合擎一条龙。这些合擎龙的姓氏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历来相安无事、如同兄弟一般。
每个家族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做龙师傅,春节一过,就开始忙于抬竹、备龙板、扎龙。大龙制作工序相当复杂。其余同族中每家至少须制作一节竹编纸糊龙身。一般姓氏家族越大,龙身越长。基本上每年的龙身长度都在300——1000米不等。
每年游龙,许多在外地的姑田人便会回来,有的人因为亲戚有幸能够抬龙头、龙尾,便会送来锣鼓、十番乐队,沾点喜气。
大龙出游程序更是复杂。从祭拜龙头到龙头起驾、从接龙到出游、从“龙头出囊”到烧龙、以及乐队伴奏、镜炮齐鸣,一道一道,足见客家人祈愿之虔诚。
有趣的是,大龙出游时比谁家制作的龙身最漂亮,游龙结束时却是比谁家的龙身最破烂,这意味着谁家最吉利。

◆罗坊走古事


由于古时旱灾频繁,罗氏十四祖把流传在湖南的走古事移授过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兼兴民间娱乐活动,自此相传至今。
每年的正月十四、十五两天,可以说是罗坊最大的节日了。激烈的竞争则更是吸引了每房的成员从全国各地赶回家,有的从广东,有的从江西回来,为自己一房加油出力。
走古事以当地房族为单元,一族一棚,原有九大房族。后来因本乡宗族之间闹矛盾,到现在减为七棚。每棚古事由房族挑选身体健壮、胆量大的十岁左右男童两名,按戏剧内容装扮,勾画脸谱,身着戏袍,一名扮主角,一名扮底座的护将。在抬夫抬着古事棚,分别进行陆上和水上的古事追逐。
遴选的风俗、古事棚的制法、装饰、以及赛制、地点,都保留了完整的古制。罗坊走古事的精彩程度却逐年上升,吸引了除了本村以外的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观众一同参与狂欢。
节庆时分,万人空巷,热闹与疯狂程度堪比西班牙斗牛。


◆芷溪花灯


三百年芷溪是一个“千烟之村”,人物繁阜,富甲一方,先贤从苏州引进的花灯艺术,代代传承着“纸包火”的技艺。
当地人把游灯称作“出案”,各姓氏之间按年轮流,八年一循环。
每到新春,99盏火的花灯由琉璃杯装棕油点亮,通透澄莹,熠熠生辉,最多时达百余台花灯,一支花灯长队,首尾相接,明烛夜空,花团锦簇,穿巷走街,十分壮观。
近年来芷溪花灯重放异彩。或许,在商业时代,芷溪花灯是一首无可挽回的童谣。那就是在民宅祖先像前点燃的花灯,在青砖黑瓦的古巷穿梭的花灯,在人头攒动香烛明灭的庙宇朝拜的花灯,在黑暗原野春风中如流星疾行的花灯。


◆新泉烧炮


相传,过去新泉有一张姓经商者,从外地带回三尊铜塑的观音、定光、伏虎菩萨,尊为“三太祖师”,供奉在西村坪头山祠庙中。香火越来越旺,燃放的鞭炮也越来越多。
因此新泉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以后每年轮流在各房族祠庙里供奉,定为正月十五出游,为了节省燃放鞭炮的时间便改成了烧炮。
正月十五凌晨,村民用轿抬着“三太祖师”,举着狮、豹、龙、凤旗,敲锣打鼓,自北村、西村至东南村游行一日。所过之处犹如“巷战”,各家各户、各商铺店面门口已摆好素品香果、上香燃烛,放起万响连子炮、礼炮烟花,震耳欲聋,火光冲天,取一年大发吉利之兆。
三太祖师”返庙后,村民将鸡带到滚沸的温泉边拔毛清肠,然后回家煮鸡下酒,宴请亲友。温泉边数百人杀鸡场面蔚为奇观。


◆手记:


屏幕面前的你,
或许,你正好不容易挤进像沙丁鱼罐头的车厢;或许,你正坐在街边的小餐桌前,一边大口扒着快餐;或许,你正端坐在办公桌前,处理让你焦头烂额的工作……在城市奋斗的你,离开家乡,默默的吞下自己的方言,为了更好的生活谋生。
有人说,故乡不过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你在哪里站稳了,哪就是你的故乡。
我们也在迁徙,同客家人一样,为了追寻我们的桃花源而漂泊。
渐渐的陌生的城市变得熟悉,当我们越来越依赖城市的快捷和便利,我们也变得越来越空虚,越多人的聚会,我们只是沉默的低下头,然后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爪机。
每当佳节,归心似箭的人们把城市变成一座空城。
我们狂奔回家、走街串巷,满屋的韭菜饺子香气、小孩的打闹喊叫、老人手中精致的糕点小吃、被端上贡台的猪、羊、火红的春联和绚丽的烟火炮竹……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而充实,似乎在那个时间地点,我们能够放下手机,敞开胸怀的感受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在他们面前肆无忌惮的哭和笑。
因为乡情,是一种如何也无法割舍的情结。
我们也在迁徙,但我们不曾远离,所以不难理解客家文化没有消失在千年的迁徙路上,反之,凭着自己坚固的内核让雪球越滚越大。
2008年,闽西客家元宵节庆成功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闽西客家人以古老的方式,让自己的文化扎根、发芽。
而我们,只不过以现代的方式,让你们看到最古老的客家文化和最淳朴的客家人。

 

以上图文选自《守艺-腾讯大闽网》

Tags: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