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非遗档案:漆线雕技艺

2014-08-20 17:45:58   作者: DemiGods   评论:0   点击:
漆线雕,如今闽南人耳熟能详的三个字。这门古老的技艺已诞生三百余年,但漆线雕这个名称却只出现了40年整,这是为何?接下来将给您讲述国家

漆线雕,如今闽南人耳熟能详的三个字。这门古老的技艺已诞生三百余年,但“漆线雕”这个名称却只出现了40年整,这是为何?接下来将给您讲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厦门漆线雕技艺(蔡氏)的故事。


这是现代漆线雕艺人制作的龙凤呈祥盘,盘面金光耀眼,蜿蜒的曲线给龙凤增添了许多灵动。在许多人的印象里,漆线雕理所应当是装饰在瓶瓶罐罐等各种器皿上的。可就在40年前,漆线雕这三个字与器皿完全无关。


闽南地区,民间信仰盛行。佛陀、菩萨、妈祖、土地、关帝、甚至孙大圣都是大家膜拜的对象。贴金,被国人视为敬神的不二法门。因此,以漆线盘绕花纹,贴以金箔的“漆线妆佛”工艺便在300多年前发展起来。图中文曲星及土地公的衣着、头饰上的金色部分,均采用“漆线妆佛”工艺。


厦门同安马巷镇的蔡氏一门,是闽南地区“漆线妆佛”行业的佼佼者,迄今共13代从业。右图,是蔡氏第十代传人蔡文沛1959年的作品。建国后,神像成为落后的象征。但在最初几年,因海外华人对神像需求旺盛,而出口又能带来外汇,国家对这一行业“网开一面”。但照旧做神像显然已落伍,艺人们开始引入英雄、民间故事等题材,“妆佛”也被蔡文沛改名为“金木雕”。


文革期间,英雄和神话的形象也不合时宜,艺人们又尝试了许多讴歌劳动人民的题材。左图的《雪夜出诊》表现了一位藏族女医生备马的场景,这可谓金木雕跳出题材束缚的里程碑。而更大的里程碑则是右图的“蛋壳漆线雕龙”。1973年,如今的国家级传人蔡水况带着这枚作品参加广交会,当媒体和客商询问这门艺术的名称时,蔡水况灵机一动取名“漆线雕”,并沿用至今。


建国后,许多蔡氏艺人都被安排在厦门工艺美术厂,漆线雕是厂里最能盈利的车间。左图的这栋大楼,就是70年代靠漆线雕挣钱盖起的。但90年代后,漆线雕市场受到大量树脂翻模产品的冲击,再加之国企改制,许多艺人或离开、或转行。直到2002年,改制成功,蔡氏的艺脉得以保存。2006年,蔡氏漆线雕入列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漆线雕,顾名思义是用漆线为材料制作的浮雕作品。图中龙头上的“弹簧”,就是漆线。漆线是什么成分制成的?漆线有着怎样的运用手法?以下的【工艺篇】将为您演示,从一块旧砖头到一条金龙的蜕变过程。


现在的漆线雕艺术,只是将传统神像制作工艺中的“漆线装饰”步骤发扬光大。而对于蔡氏老艺人而言,制作雕像才是第一步。若不会这一步,即便艺人的漆线装饰技艺再好,也只是“半吊子”手艺,但如今能够掌握造像及装饰全套工艺的年轻艺人,几乎绝迹。在潮湿的南方,木头不是理想的材料。为此,蔡水况掌握了脱胎漆器的全部工艺,将漆线雕与之结合,为此还曾被生漆毒倒。


谁也想不到,华丽漆线的主要材料是砖块。这砖块很有讲究,绝不能用新砖,必须是质地松软的陈年生砖,甚至可以从坍塌的砖房里取材。将砖泡在大水缸内,让它自然沉淀,仅取漂在上层的极细颗粒,用筛斗过滤,因为任何一颗较粗的颗粒,都会毁了整幅作品。砖粉晒干后,与大漆和桐油混合,经过数小时的反复捶打,方能得到柔韧的漆线泥。


漆线泥极富弹性,艺人们可以根据需要,将其搓成粗细不同的漆线,最细竟可以搓成直径0.05毫米的细丝。细线搓好后,被缠在筷子一头,艺人们便可开始盘绕图案了。


盘线之时虽然要打底稿,但大局的掌控还是有赖艺人的腹稿。漆线盘绕犹如绣花,需平心静气,容不得一丝手抖。除盘绕外,每片鳞片和羽毛,都需逐一贴上。对于熟练艺人而言,盘绕图中的花瓶,也需要3~5天时间。长时间的伏案,费眼又伤脊椎。


安金工艺极具难度。首先,漆线雕一般取金箔中成色最好的南京产足赤金,以保证效果最闪亮。贴金箔前,需在相应部位刷上桐油,而后搁置一夜,时间不可长也不可短。金箔需用小镊子和细毛笔配合贴上,一个中等大的花瓶通常需要300张金箔。洗金过程,更是需要艺人小心翼翼。有些人的作品多年闪亮,而有些人的作品三两年就暗淡,与刷油手法、搁置时间、控制贴金力道均有直接关系。


刺绣是与漆线雕相关最紧密的艺术门类。漆线雕的发展,无不受到刺绣的引导。刺绣工艺的好坏不在于图案布局的细密,而在于其层次的丰富和针法的巧妙;漆线雕的魅力亦在用线条构造层次。龙凤,是漆线雕最善于表现的题材之一,层层盘叠的漆线,能够制造出龙身的浮雕效果。


一根柔韧的漆线,经过艺人之手,能够升华出千变万化的纹饰。龙凤、祥云、海水江崖、缠枝牡丹、团花、禽鸟、瑞兽和锦绣是漆线雕的常见纹饰。漆线贴金之后的纹饰不仅更加牢固,而且漆线产生的独特的凹凸感使作品倍加华贵。


甲胄制作,是展现漆线雕最高技艺水平的绝佳载体,这也是漆线雕工艺中最耗精力的环节。制作时,先用线段穿插,分隔其经纬,做整体的框架,然后再在每个小框架内用不同规格的线盘出特殊的结构形状。这样至少有三个层次,才能显示出丰富饱满的样式,和立体的质感。


这是上世纪70年代厦门蔡氏漆线雕第11代传人蔡文沛和第12代传人蔡水况、蔡占贤的合影。在漆线雕发展的300多年历程中,蔡文沛首将漆线装饰运用在历史神话题材上,并改名“厦门金木雕”,促成第一次变革;而蔡水况首将漆线装饰工艺搬到各种造型和器皿上,并取名“厦门漆线雕”,促成了第二次变革。


《郑成功收复台湾》创作于1959年,是蔡文沛仅存于世的两件作品之一,因被人遗忘在仓库而躲过文革劫难。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漆器大家何豪亮老先生看了老渔民服装领口的“金丝纹饰”大为惊讶:“我第一次看见了工艺美术史书上 拨金 工艺的实物!”蔡水况回忆,当年父亲创作此作时,他正帮父亲打下手,虽然看过制作步骤,但无法重现,这也意味着这种工艺的失传。


《大闹天宫》是蔡文沛的又一件遗作。2007年,蔡氏漆线雕的董事长郑坚白在整理资料时,意外发现了这件作品的老照片,上书上海博物馆收藏。几经联系,工作人员终于在上海博物馆的库房里找到这件作品。细看二郎神的披巾,你会发现比前一件作品还要成熟的“拨金”工艺,而悟空的披巾,则由“八宝”、“四果”、“四君子”等二十多种纹样装饰,每件饰物仅黄豆大小。


蔡水况,生于1939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他16岁始随父学习,历经十余年,他成为蔡氏第12代传人中唯一掌握“厦门金木雕”全套工艺的艺人。他从未进过美院,却是现代漆线雕艺术形式的开创者。


细心的您可能会发现,厦门南普陀寺里的天王像,要比国内其他寺庙的造像更鲜亮,更有看头。文革期间,南普陀的四大天王被毁,直至1981年,寺方找到蔡水况团队,在一无资料二无制巨像经验的情况下,蔡水况接下任务。这是蔡氏漆线雕迄今为止的最大作品。整整两年后,天王像完工,蔡水况亦因积劳,大病一场。


1983年,大病初愈的蔡水况突然决心闭关十年。“我不能让老父亲辛辛苦苦传下来的手艺白做了”,整整十年,蔡水况创作了12件集合“厦门金木雕”全部工艺的代表作,作为他一生所学的总结。而与父辈不同的,是蔡水况采用脱胎漆器工艺代替了容易开裂生虫的木头。(因版面限制,仅展示其中5件)


蔡氏漆线雕的生产分为车间和研发部。因为会画漫画,23岁的黄骏峰成为研发部最年轻的学徒之一。他曾在厦门城市学院房地产专业就读,毕业后进入地产行业,但他的兴趣实在不在地产上,反倒对动漫设计情有独钟。起初,父母强烈反对儿子转行,但终究拗不过儿子。半年前,黄骏峰加入蔡氏漆线雕。虽然工资不高,但黄骏峰觉得,这份工作太适合他好静的性格了。


蔡彩羡,蔡水况的侄女;王志强,曾经是工艺美术厂的学徒。2006年,在李铁映的主持下,两人作为蔡氏唯一的女传人和外姓传人,成为蔡水况的入室弟子。


令人欣慰的是,蔡氏漆线雕的从业艺人,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的年轻面孔。

 

手记:找回逝去的“工匠精神”

不为赚钱的匠人

年少学艺,花费2年时间,仅仅为了吃透漆线雕的某个制作环节;
文革中,被“发配”锅炉旁,在前路看似尽绝之时,仍在夜里偷偷创作;
文革终,又花费两年时间,不避寒暑、不分昼夜地让南普陀的四大天王穿上漆线盔甲,完工后大病一场;
之后,闭关十几年,做出12件总结自身技艺的金木雕杰作,却全然不为赚钱。
十年里,为了不让风吹动细如发丝的漆线,他三伏天把自己关在室温40~50℃的屋顶阁楼,不开风扇,更没有空调;
为了追求最好的艺术效果,他冒险试用有毒的青干漆制作漆线雕的脱胎漆底,以致全身红肿,皮肤溃烂,肿得口鼻变形。
穷尽一生,74岁的厦门漆线雕国家级非遗传人蔡水况只做了一件事,用行动诠释“工匠精神”。
 

什么是“工匠精神”?

什么是“工匠精神”?美国学者Richard Sennett在《新资本主义的文化》一书中认为,“工匠精神”就是为了把事情做好而把事情做好的欲望。
欲望,是一个很重的词。它意味着艺人把自己对完美工艺的追求内化为生理需要。
一个有“工匠精神”的艺人会专注于把工艺品做得完美无瑕,即使这么做会影响到他的产量和收入,亦或是遭到领导的反对;
有“工匠精神”的艺人会像孩子玩泥巴一样,穷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和想象力,只为捏出心中的图案。
这股追求极致的纯粹念头弥足珍贵,可在多数人眼中,却显得有些傻。
人们不禁要问,花费那么多时间成本,却不能带来经济回报,这是否太不合算?
 

迷惘或许来自时代对我们双眼的遮蔽

近年来,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逐渐失去人口红利,大量外资劳动密集型产业移师成本更低廉的东南亚、南亚,产业转型迫在眉睫。
转型,只得依赖创新,而优秀的创新,多半出于无功利的动机,正如仅仅想改善同学间交流方式的扎克伯格创造出Facebook,想改变世界的乔布斯缔造苹果。这种童心般的欲望,具有最持久的生命动能。
“工匠精神”包含的,就是这种自发的、不计成本的欲望。而具有这种欲望的人,往往拥有革新整个行业的能量。
在日本,匠人这一称呼意味着极大的尊重。只有在一个行业内非常专注、做得出类拔萃的人,才能被称为工匠。如果你面食做得很好,旁边的人就会称赞你是一个擀面的工匠,这个人的口吻里一定充满着敬佩。手艺人会根据今天的空气、温度和湿度,结合今天面粉的实际来和面,然后做出独此一家的面食。那么,就一定会有人宁可不吃5元一碗的普通面条,而愿意付25元给这位和面高手。当我们周围的人都用这种感情去对待身怀技艺的好手,做的人和享用的人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手工艺也就有了传承的社会基础。
在台湾,有一家名叫巧新科技的公司(SuperAlloyIndustriai),长年专注于汽车轮圈。有别于一般车子轮圈是铸造成品,巧新出品的每个轮圈都是像传统打铁一样锤打制作;全球最顶级的跑车,都用它锻造的轮圈。这家在高级跑车轮圈世界市场占有率高达六成的公司,却精致到仅有千人,员工的平均工资达到5万新台币。
 

手工艺的未来

新入行的年轻艺人时常抱怨收入低,但当有一天,他们真能做出他人无法替代的精品,将来的市场一定会用合理的价格肯定这种不可替代性。社会财富的增长,将让这种肯定的趋势愈加显著。
无论在先发国家英国,还是后发国家日本,优秀的手工艺品一定价格高昂。虽然它们也经历过我们现在这样的经济飞速发展时期,但降温之后,手工艺将作为民族的精神内核重新定价。
时代的浮躁和学艺的孤寂是天然的矛盾,但“工匠精神”却能让这种孤寂转化为成就感和满足感,将流水线上的工人变成极富创造欲望的大师。
这种精神不仅对老手艺的传承,乃至对任何工业行业的转型都有大裨益。

 

以上图文选自《守艺-腾讯大闽网》

Tags:漆器 雕刻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