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翳礼赞》--暗影浮动

2014-08-15 17:46:12   作者: huhula   评论:0   点击:
谷崎润一郎(1886―1965)是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早期作品追求从施虐与受虐中体味痛切的快感,在肉体的残忍中展现女性的美,故有恶魔主义者

谷崎润一郎(1886―1965)是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早期作品追求从施虐与受虐中体味痛切的快感,在肉体的残忍中展现女性的美,故有“恶魔主义者”之 称;中后期作品回归日本古典与东方传统,在与诸多社会关系疏离的背景下,幽微而私密地描述了中产阶级男女之间的性心理与性生活。谷崎的小说世界充满荒诞与 怪异,在丑中寻求美,在赞美恶中肯定善,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义。他的散文世界则洋溢着浓郁的日本风,耽溺于阴翳的神秘、官能的愉悦与民族的风情。其代表 作另有随笔集《阴翳礼赞》,小说《键》和《少年滋干的母亲》等。

以下为《阴翳礼赞》部分书摘:



这种厕所与正房相脱离,建造在绿叶芬芳、青苦幽香的树荫里,通过回廊走过去,在薄暗中,一边欣赏那微微透明的纸窗的反射光线,一边耽于冥想,又可眺望窗外庭园景色,这种悠悠情趣,难于言喻。



适宜的薄暗,彻底的清洁,连蚊虫飞鸣声也听得见的幽静,是其必须的条件。

在日本建筑物中最风雅的场所,恐怕要数厕所了。将一切事物诗化了的我们的祖先,把住宅中最不洁净的厕所,建成了最雅致的场所,与风花雪月相联系,使人融化于依依恋幕的遐想之中。





如果要对日本厕所强求其缺点,则是距正屋稍远,夜间有所不便,严冬腊月,易受风寒;但正如斋藤绿雨君所说“风雅就是寒”,在那样的场所能呼吸与室外同样寒冷的新鲜空气,觉得心旷神怡。

厕所里铺砌瓷砖、装上冲洗式水槽和便池等净化装置,既卫生又省事。可是这样便与“风雅”、“花鸟风月”等诗情画意完全绝缘了。





无论俊美女郎的肌肤多么冰清玉洁,在人前赤裸臀部和双足,总是不礼 貌的,与此同理,将赤裸部分照得雪亮,更是有失体统,裸露部分十分清洁,便使人联想到其余之处了。厕所里四周还是笼罩着朦胧薄暗的光线为妙,何处清洁,哪 里肮脏,模糊地泰然处之为妙。我深深感到照明、暖室、便器等等,引进国外器具,当然别无异议,可是为什么不稍稍重视我国的风俗习惯与趣味生活,适应本国国 情而加以改良呢?这是极为重要的事啊!



业已盛行的方形纸罩座灯式电灯,使我们重又意识到一时忘却了的“纸”所固有的柔和与温馨,体会到这比玻璃制品更适合日本家庭,可是便器与火炉等即使到了现在,完全适用的式样尚未见出售。

事实上无论怎样有意忍耐,“下雪之日才寒冷”,所以眼前有了便利适用的用具,就无暇讲究风雅不风雅,而滔滔地讲述那种用具的优越性,则是万不得已。





如果东方与西方具有截然不同的独自发达的科学文明,那我们的社会情况与今日相比,则会截然不同吧。我曾在《文艺春秋》上发表过《自来水笔与毛笔的比较》一文,谈到假定自来水笔是古代日本人或中国人发明的,那一定不用钢笔尖而会用毛笔头,



墨水也不会用那种蓝色的而会用近乎墨汁的液体,液体由笔杆向毛端渗 出;这样,西洋纸不适用了,就要求大量制造生产近似日本纸的纸张,或半改良纸张。如果纸张、墨汁、毛笔等生产及运用一经发展,则钢笔、墨水也就不会如此流 行了。从而罗马字论等论调也就失却了市场,而对汉字、假名文字的爱好,也就会日益增强。不,不仅如此,我们的思想、文学也许不会如此模仿西方,而更向独创 性的新天地突进吧。如此想来,这不仅事关小小的文房四宝,其影响所及是无边无际地大的。


愚痴虽是愚痴,总之与西方人相比较,我们是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失。一言以蔽之,西方循着顾利的方向运转直至今日,而我们则由于不得不吸取优秀文明,却与过去数千年来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由此产生了各种障碍与烦恼。

原来,我们有的是轻柔有节的以精神为主的音乐,但一旦灌入收音机,用扩音器大声播放,大半的魅力便消失了。

于是一如我们迎合机器一样,反而将我们的艺术本身歪曲了。



听说纸是中国人发明的,我们对于西洋纸单作为日用品使用以外,没有任何感觉,可是一看到唐纸与和纸的肌纹,总有一种温情亲密之感,即会心情安适宁静。

我们一见闪闪发光的器物,心情就不大安宁了。西方人的饮食器皿都以银、钢铁或镍制造,研磨得锃亮。我们却嫌弃那种光亮。

中国饭馆一般使用锡器,这大概是中国人喜爱古色古香的器皿之故。



日本有“风雅就是寒”的说法,又有“风雅就是垢”的警句。总之,我们所喜爱的“雅致”之中也有几分不清洁不卫生的成分,这是不容否定的。

西方教堂的哥特式建筑,屋顶高高尖尖,尖端直耸云霄,人们以此为美;与之相反,我国的寺院,建筑物上端建一大大的屋脊,屋檐下有深广的庇萌,全部构造围集其中。不仅寺院,即使宫殿、居民庄宅,从外部看,不论瓦葺茅葺,最显眼的是大大的屋顶和其庇荫下充溢着的浓“暗”。


所谓美是从实际生活中发展起来的观念,我们的祖先无可奈何地居住在幽暗的房屋中,不知何时竟然在阴翳中发观了美,此后为了要达到增添美这一目的,以至利用了阴翳。事实上,日本居室的美与否,完全取决于阴翳的浓谈,别无其他秘诀。




我们祖先的天才,就是能够将虚无的空间任意隐蔽而自然地形成阴翳世界,在这里使之具有任何壁画和装饰都不能与之媲美的幽玄味。






 

Tags:器物 手工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