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Böle:最后一家制革工坊

2014-08-14 14:34:33   作者: 西瓜熟了   评论:0   点击:
古 老的指的是原初的,带有某种宿命色彩,可追溯到人类文明的源头;手工艺则是一种诗意的说法,指的是某种内在的坚持和情愫。时代将我们送

“古 老的”指的是原初的,带有某种宿命色彩,可追溯到人类文明的源头;“手工艺”则是一种诗意的说法,指的是某种内在的坚持和情愫。时代将我们送入了大工业化 的经济与消费快的轨道,复杂古老的工序,独特的料材、纯手工制成的艺术逐渐显现出罕贵之感。甚至这种孤寂的手工艺术正在指尖上慢慢消失……

糅皮是一种古老的手工艺制品,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今天的欧洲传统植鞣古法正在面临失传。瑞典北部的Böle承袭了这一古老的工艺。Böle制作糅皮起源于上个世纪,已经长达115年之久。4代 人的激情与心血都专注于这项指尖的糅皮工艺,他们使用树皮、水与生皮融合,通过合理的掌握温度、计量进行长时间的泡制。干后的生皮既不收缩,也不腐烂,可 以制成各种较为柔软而坚韧的用具,并可长久保存。这种古法工艺与现代工业机械工艺相较皮革显得更加柔软细腻。触摸着这种手工皮制,仿佛时光灵动,与古老的Böle工匠们畅聊这独特的优雅之美。


古法手工艺品是一种耐得住寂寞的绝世孤品,四代Böle人不屈的坚持和专注使得其一直是世界品牌商的最佳选择。他采用瑞典北部的特有树种,经过精挑细选,取其优质树皮在纯自然的情况下提取出可以让生皮软化的单宁酸,经过长达10到12个月的浸泡使得生皮深层次的吸收反应软化。这种遵循古法,时间的慢慢荟萃造就的皮革与现代制革法而就皮革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甚至可以说机械工艺是不可触及的。


在现代制革工艺中,柔化和着色分为两个步骤,先将皮革柔软化,然后再提取植物颜料进行着色,鞣制上色大约4到5天即可。根据古法,云杉树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将云杉树皮和皮革一起鞣制,经过10到12个月的自然反应。得到的皮革柔软并呈现出美丽自然的云杉原色。


优质的云杉和牛皮的手工皮革制作的关键。大约在100年前瑞典北部分布着进十家云杉树皮皮革工坊。当时日常用品如鞋、手套、吊带都是手工制作的。但是到了本世纪中叶这个古老的手工制革工艺开始走到了尽头。 Assar(Böle的创始人)开始接手。正是由于对手工皮革的热爱,他找到了新的生存方法使得Böle至今生存并享负盛誉。


一个好的皮具要从原料和技艺上考评。一张上好的手工皮革都有它独特的个性,有心人会细细去品读它,根据它的纹理去切割。一次完美的切割往往是刚柔并济,一气呵成不留痕迹。再者是考量工匠们的缝制技艺。

在 手工制作时锤子是工匠们爱不释手的万用道具,通过锤子的轻轻敲击可以使皮料贴合制版,为下一步制成物件做准备,皮具上的每一个钻孔小洞也必须靠锤子去敲击 而成。一声声干脆利落的锤击声可以听出工匠们的高超工艺。娴熟的穿引技法会让皮具变得“天衣无缝”。另外在制作完后,工匠们还会细心的检查皮具的每一处, 确保角角落落都是零线头。他们最忌讳的就是看上去的那种不完美感。仔细的欣赏着Böle的皮具,像是一幕电影,一张张原始的皮革在工匠的手里瞬间让流光飞舞,让美的灵感雕琢成凌越时间之上的艺术品如同蝴蝶般翩然起舞。


每 一个传统手工皮具都倾注着工匠们的心血,也是一款独一无二的孤品。明明知道如今机械化代替手工制作早已是不可替代的趋势,但在追求“慢”精神和崇尚“自 然”的人们意识中却还是会留恋手造之作上的温情与灵魂。其实这种指尖的艺术传达的是一种手造的精神,诠释着对传承至臻完美的崇敬。


 

Tags:皮革 手工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