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a Gulati:首饰设计师,纽约

2014-08-01 16:39:40   作者: 九方述念君   评论:0   点击:
我睁开眼,面对一扇洞开的门,但我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现在我该明了。我知道自己心怀宽广,但我不知道自己的爱该作何用。现在我该明了。

“我睁开眼,面对一扇洞开的门,但我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现在我该明了。我知道自己心怀宽广,但我不知道自己的爱该作何用。现在我该明了。

我想,每个敏感的人,都有过这样的彷徨时分,对自己的怀疑和对未来的无法确知,辗转反侧,也没有明晰的答案浮现。

Shana 对 此大概深有同感。8岁时,她与4岁的弟弟,跟着父母,从印度中部的恰蒂斯加尔邦 (Chhattisgarh)移民到美国。为了给孩子们一个未来,父母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从头开始,原本从军的父亲在小店当店员,几乎24小时都在不停工 作,母亲不谙英语,也只得做些体力活。姐弟俩相依为命,十分亲密。10岁时,她已经下厨,为全家准备晚餐。


像所有勤奋的移民家庭,在包容的大环境下,渐渐地,努力有所回报,他们从皇后区搬到长岛。Shana 上了私立高中,大学念法律,毕业后得到一份世贸组织的工作,跑去多哈,遇见了心仪的男子。正值911,她决定接着去伦敦念硕士。


毕业后,Shana 搬回纽约,做了两年公关。2009年经济危机的时候,她失业了。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但当时不景气的大环境之下,35岁的她,并无相关经验,找工作简直比 登天还难。而更难的,是自我拷问,和在纽约这样的大都会,别人一开口,问的是“你在哪里上班?” 而不是“你是什么样的人?” 代表你这个人价值和地位的,是你工作的公司,是你从事的职业。


所幸的是,她有父母兄弟的全力支持。有一天,在从父母家开车回当时纽约 西村公寓的路上,Shana 大哭了一场。“是的,这一哭,哭出了一条新路。” 她打电话给一位好友,开始想自己可以做好,且有兴趣做的事。首饰在印度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结婚时作为陪嫁,整个一生中都伴随着你,然后再传给下一辈。朋 友们一直都说她有种自然且与众不同地将物件搭配到一起的能力。


第二天,Shana 买了一本素描本,描画了几个设计,“尽管我根本不会画画,设计基础为零。” 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如何将设计付诸实现。她只身一人去了德里,又跑去斋浦尔(Jaipur),小巷里一家一家宝石店,一家一家作坊问过去,形形色色天花乱坠的人都遇见过。


终于,一位懒洋洋站在某家工厂门口的保安,动了怜悯之心,带 Shana 去了几个作坊,其中一家,最终成为她最早的合作伙伴。最令人惊诧的是,她合作伙伴的手,竟然与 Shana 父亲的手,一模一样。在印度做事,相当艰难,而他慷慨诚实,值得信任。这一切仿佛是注定。


Shana 为自己的首饰取名 Lady Kismet,意思是“幸运女士”。她的设计,向所有她爱的人和所有支持她的人致敬——最初系列中,有以父母、弟弟昵称,还有好友14个月大的婴孩的名字命名的作品。每一样设计,都有特殊意义。


36岁时,父母背井离乡,带着全家从印度移民美国;她36岁时,为了开创热爱的新事业,也踏上了返乡路。为了筹钱买四张单程机票,父亲当年不得不变卖了母亲作为嫁妆的首饰;而 Shana 以设计首饰,翻开了人生的新一章,她所有的设计,都在印度的作坊,手工制作。


命运的安排多么神奇。

“你只需跟随自己的直觉,知道你可能得做一百万件事,才能把一件事做对。而这件你做对的事,是你继续前行的理由。”


BrunchWith Q & A - Shana Gulati

 

1. 如何来到纽约?来纽约有多久了?

纽约是我的后院。我在长岛长大,搬来纽约城,这仿佛是人生中值得庆祝的大事。我与纽约城的热恋,发端于大学毕业之后,我在城里工作的一年。之后我上法学院,2001年搬到曼哈顿,随后又去伦敦住了几年,直到几年前搬回纽约,加起来,我在纽约有大约十四个年头了。


2. 心爱的餐馆和就餐地点

我的最爱是 Elizabeth Street 上的 Public 。我爱坐在吧台的右角。食物永远新鲜美味。在 Wine Room 庆祝过我生日,每一位朋友都尽欢,爱他们点的食物!

 

另一家,是西村 Grove Street 上的 Buvette ——你必须得尝尝鳕鱼酱(the cod spread)! Buvette 真是个微微有些古怪却甜蜜的地儿。

 

去 Williamsburg的话, 你一定得去 Broadway Avenue 上的 The Diner 。每次去那儿,我总是意犹未尽,感叹食物的新鲜与美味。我爱在人少的时候去,可以在吧台落座。

 

曼哈顿中城的一座商业大楼,沿楼梯下去,你会发现藏着个宝贝餐馆- Sakaguru。这儿离联合国大楼不远,正宗日式料理,每一道菜能让人流口水!


3. 关于食物的美好记忆

毫无疑问,我最心爱的关于食物的记忆是三年前我动手做的感恩节大餐。我自己都震惊了,我一人包揽了足够20人吃的所有菜式。我弟弟热爱感恩节,是他邀我下厨的。我特别喜欢为一大群人下厨。

 

4. 关于食物的糟糕经历

老实说,我没什么关于食物的糟糕经历。在我自己的极限里,对于尝试新食物,我心态十分开放。偶尔也会吃到糟糕的食物,不过也没什么要抱怨的。

 

5. 离不开的心爱食物

我有两样心爱食物:三文鱼和披萨。我爱三文鱼,晚餐总点它,简直成了一个笑话。披萨则是我从小都爱的。我小时候,周六晚上,全家人会一起在必胜客共进披萨大餐。我至今依然爱吃披萨,每两个礼拜至少得吃上一回,上瘾一般。我爱 Bleecker Street Pizza。

 

6. 禁忌食物

毫无疑问的,杂碎。

 

7. 如果将纽约比作一样食物,你觉得是?

最妙不可言的芝士汉堡。我这么一提,口水就都快流出来了,现在就得来一个。

 

8. 你最想与谁共进 brunch?

有趣的是,当我第一次看到这问题时,我觉得再容易不过了,事实上,这是最难的一题。细想之后,我最想与20年后的自己共进 brunch,希望届时我多了些智慧与平静。

Tags:首饰 手工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