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庆励的手工绝活——锔瓷

2014-08-01 11:03:30   作者: 鸡蛋骨头   评论:0   点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一堆破瓷片经过修补能恢复成一个完好的茶杯,而且滴水不漏,还多了几份装饰韵味。这是玩家曹庆励给我们展现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一堆破瓷片经过修补能恢复成一个完好的茶杯,而且滴水不漏,还多了几份装饰韵味。这是玩家曹庆励给我们展现的手工绝活——锔瓷。


像一位传统手工艺人那样生活,内心自在而超然。

 

白云深处有人家

探访玩家曹庆励,就像是寻访隐士的过程。从三门江林场旁的小道拐上山,来到半山一小院,只见院子里散乱地堆放着一些石兽、石雕、瓦罐,几枝修竹种在院里,清幽如许,颇有几分禅意。这里就是曹庆励私人打造的茶事工作室。

 

从一个房间的布局和摆设就可以看出主人的品位和情趣所在,推开半掩的木门,传来悠悠的古琴声,只见前厅墙上木格架摆满各式茶杯茶壶茶碗,几只莲蓬、一丛罗汉松点缀其间,意趣盎然。看得出主人是一位颇有级别、品位不俗的爱茶之人。

 

进到里间,曹庆励正在煮茶待客,每天,都有一些想要修心养性的朋友寻到这里,与他品茶论壶。喝茶用的泉水是从山上直接引下来的,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壶泉水,几盏清茶,最容易让都市里浮躁的心沉淀下来。






手工捶打百余次,茶则凹凸的肌理初现,这种触感,往往最能诠释手作精神的拙朴与可贵。

 

曹原先在柳州办企业,做茶室,还与人合办过一家茶书院,专搞茶道经营,后来感觉这些都不是自己人生最终的追求目标,索性全都转掉了。半年前跑到山上建了这间茶事工作室,专门从事茶事器皿的制作,打制茶则茶针、修补破损茶具,像一位传统手工艺人那样生活,内心自在而超然。


锔补完成的小茶杯,将不同材质的细腻变化,一一传达。

 

修复艺术残缺之美

没有客人的时候,曹庆励就下到他的工作室里,换上棉布衣服,系上围裙,拿起工具敲敲打打。

 

在他的工作室里,摆满了各种残破的陶碗、茶杯、茶壶,都是等着他这双妙手来修补、重新赋予生命的。



工作室墙上挂着一幅书法:锔活。这两个字正是曹庆励这项鲜为人知 手艺的命名。“通常我们说的锔,就是把破碎的器皿拼好,再用金刚钻钻孔,用锔钉抓牢,使其恢复原样和使用功能。”曹说,锔活是过去修补锅碗盆缸等家用器皿 的手艺,归属于古老的民间七十二行,这一行当产生的年代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考证,但在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就有锔艺匠人的形象,说明这项手艺至少在宋时 就已存在。

 

几百年的传承,这“锔活”两字,承载着太多人的坚守。

 

在 玩茶的那段时间,曹经常遇到一些爱茶人,一把心爱的紫砂壶,不小心打破了,心痛不已,极力想修补复原。“他们其实是想修复一份破损的情感”,曹说,那些茶 器不一定很名贵,但是一定寄托着主人深厚的情感,让那些破碎的物件重新归于完整是成人之美的事情,他愿意去做,于是设法找到人去学习这门手艺。

 

后 来曹遇到了中国锔艺第一人王振海,跟他学到了不少手艺,除了茶壶、茶杯,玉器、翡翠、玛瑙等玩物,只要是破损了的,他都设法让其归于完整,仿佛重生一样。 曹的工作台上有几只已修补完毕的紫砂壶和茶杯,杯子上的裂缝处布满金色的锔钉,光滑细致,流畅华美,虽残缺但不失其美,亮晶晶的锔钉让瓷杯平添几分韵味, 呈现出一种“残缺美”。而锔好的杯子用来盛水,滴水不漏,令人叹服。




用修补完成的茶杯喝茶,是对这种手艺的最大尊重。

留住手艺 乐在其中

 

锔瓷是一门细致的手工活,曹庆励介绍说,紫砂壶的壶壁比较薄,有的仅1毫米。锔钉眼的深度要控制在壶壁的一半,这种精确到毫米的工作,完全靠个人的手感,用力稍欠,深度不够,锔得不结实;用力稍大,壶壁钻透,茶水会渗出。

 

另 外,除了基本的修补,如何给这些获得新生的器物赋予新的意义,则是更深的学问。“若是简单地修复,那是匠活,修复了还有新的观赏把玩价值,这才是艺术。” 曹说,每一只破损的物件到了手上,他都要仔细琢磨一番,如何进行巧妙修补,再创作。一只瓷杯的杯口外缘崩掉了,他打了一张荷叶状的铜片将之包裹住,然后在 杯底的裂缝交叉处打上一枚鱼形的铜钉,倒上茶水,“鱼”仿佛在水中游弋,而杯口上的“荷叶”与之呼应,意趣盎然。

 

除 了锔艺,曹还手工打造了不少器皿用具,如茶则、汤匙,都很精致美观,又有实用性,也深得朋友们的喜爱。他喜欢手工制作的东西,认为手工是对时间的尊重与敬 畏,不像现代化流水线生产的器物,千篇一律,缺乏个性与内涵。在这个远离尘嚣的地方,他完全沉浸在手工制作和传统技艺的快乐中,乐此不疲。

 

曹 说,现代社会里,许多传统手艺都逐渐被人忘记,濒临失传,其实这些传统文化里有着很深的人生智慧。古人崇尚格物致知,认为只有接触了事物,才能获得真知, 例如锔瓷就是一个格物致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能够不断获得感悟,每一次成功修复破损的物件,就像是自我修行的一次圆满,内心顿时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喜悦, “锔,其表为修复之艺术,其内乃圆容之人生。”


Tags:陶瓷 手工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