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剪吹遇见缝补织

2014-07-09 10:53:25   作者: 那时候的我   评论:0   点击:
80年代的上海南京路,国营理 发店的门口总是络绎不绝,顶着 幸子头的大垫肩小姐再从旋转着彩柱灯的门面出来时已变成了招手停;新千年的上

80年代的上海南京路,国营理 发店的门口总是络绎不绝,顶着 “幸子头”的“大垫肩小姐”再从旋转着彩柱灯的门面出来时已变成了“招手停”;新千年的上海复兴西路,素然的专营店里,新一季的“理发店”主题系列正准备 上架,彩柱、头发和烫头的女人被印在了经纬交织的物料上。“逛完菜市场,发型不能乱”的告示招揽着各位客官能来素然的“理发店”里坐坐,理发与穿衣这样稀 松寻常的日常被交汇出美妙的关联。

“欢迎光临!”


立根旋转彩柱,就代表这家店可以理发、剃须。红白蓝三色条纹的彩柱是理发店最显眼的标志,但在过去,意味却大有不同,红色代表动脉、蓝色代表静脉、白色代表绷带

 

千 万不要小看洗剪吹和焗染烫,早在中世纪,医生这个职业还未诞生之时,理发师们还要身兼外科医生为病患放血、拔牙或者割除一些体表的赘生物。其中,放血是当 时包治百病的万能疗法,在放血的时候,病患需要抓紧白色的绷带条,加快血液流速,最后绷带条还会用来清理病人的血液。用脏的绷带在清洗之后,就会挂在店外 晾晒,这就是旋转彩柱的雏形。



ZUCZUG/素然 2014理发店主题红白蓝彩柱系列

 

当最具代表性的红白蓝三色条纹符号附着于身体之上时,伟大的符号学演变为时尚的商业产物。经久不衰的欧普条纹是时装设计中最典型的设计元素之一,素然的理发店主题系列在遵循传统向经典致敬的同时竟悄然的将理发店的概念融进了服装物料本身。

“小姐,刘海打薄点吗?”


“迷你裙之母”Mary Quant不仅剪短了女性裙子的长度,也身体力行的剪短自己的头发,Vidal Sassoon为其设计的BOBO头流行至今

 

自 从有了剃须刀,世界上就有了理发店。在埃及和其他古文化中,理发者大多是祭司,他们认为体毛是魔鬼入侵人体的通道,祭司通过理发保护人民免于被恶魔所控; 希腊人在公元前5世纪时,就已经有了类似现今的理发店,希腊理发师除了为人们设计发型和修剪胡须外,顺便传播小道消息;在罗马,人们将理发店称为 “tonsores”,当时许多打扮入时的罗马人把去理发店逗留作为一项日常活动;而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中国,直到宋朝才有关于理发的记载,朱熹 在注疏《诗·周颂·良耜》中“其比为栉”一句里说明:“栉,理发器也。”


ZUCZUG/素然 2014理发店主题头发系列

 

经 纬分明相交错的纯棉布料更能承载发丝图案印刷后的质地,裙摆的垂坠感再现发丝的飘逸,当理发师一次又一次地为你打薄刘海时,剪落的碎发已经在肩膀上形成了 完美的印花。以此为灵感的几款发丝及碎发系列单品实现了写实主义的3D转化,头上的事儿和臭美的事儿可都不是件简单的事儿。

 

“先生,办不办卡?”


1982年,上海最大的一家理发店新添置了26台大型落地吹风机,每天这里接待250多名女顾客烫发,周末会增加到400名

 

20 世纪初,在伦敦牛津街的一个沙龙里,Karl Nessler发明的烫发机问世。这位来自德国的理发师曾两次烧焦妻子的头发,并烧伤她的头皮。在经过反复试验与研究后,庞大的烫发机器需要耗时6小时才 能完成一头波浪卷发。随着流行、衰落、再流行,烫头始终是理发店里的必备项目,而顶着一头卷发器的邻家姆妈穿着睡衣出现在弄堂口的画面,也成为最市井、最 生活的瞬间。


ZUCZUG/素然 2014理发店主题头像印花系列

 

当Katharine Hammett首次将文化衫带入高级成衣,印着标语和图案的T恤衫摇身成为了时装,此刻这一尺见方的胸口变成了思想的领地。带着卷发器的女人头像被波普在 了极具东方剪裁手法的蚕丝面料上,以及各个材质物料的不同部位。这回来素然的“理发店”不用再搪塞理发小哥了,办套年卡,赶紧下单!






分别由国内新锐摄影师陈天心、韩硕、黎晓亮和任航掌镜的ZUCZUG/素然理发店主题系列时装大片

 

Tags:服装 佩饰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