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口武亮的陶土艺术“为日暮后酌饮的片刻”

2014-06-29 16:53:41   作者: 木易轩   评论:0   点击:
佐贺县的有田被誉为日本瓷器的起源地,有位土生土长的有田年轻人,尤以烧制粉引生活陶器而擅长,身处瓷器之乡又是怎样喜好陶器的,为此特别

top

佐贺县的有田被誉为日本瓷器的起源地,有位土生土长的有田年轻人,尤以烧制粉引生活陶器而擅长,身处瓷器之乡又是怎样喜好陶器的,为此特别好奇,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工房去感受他的日常。

有田出生的川口武亮算是不折不扣的“职二代”,最初祖父在这里设立与瓷业相关的贸易商社,随后父亲成为有田烧的艺术家,可以说打小起就被浸泡在瓷器 的世界 里,伴随泥土的氛围中成长,对于他而言烧制的物品就等同于瓷器般的顺理成章。可是高中毕业后的他,却前往福冈一家建筑材料的公司,实属意外的选择远离瓷器 相关的工作。

 

经过5年多的历练之时,他想到需要学一门可维系此生的手艺,而一次偶然百货店里参观“日本传统工艺展”拨动了他未曾鸣响的心弦,看到白瓷温婉柔美犹 如肌肤 般的质感,特别是粉引的陶器,深受感动以致无法言语。自此之后或许是这样的一次感同身受,对自己曾日夜生活的有田有了重新的认识,随后便辞去工作回到故 乡,以23岁的“高龄”考取佐贺县立有田窑业大学校。“绕道而行”的几年建筑公司工作,非但不是时间的浪费,反倒成为日后成就他行事社会不可或缺的经验。

入学后学习辘轳、施釉、上绘等课程,可是烧制的并非自己心中所想,即便拿到陶瓷市集也处处充满违和感,这才逐渐意识到自己喜好的是素烧陶器。瓷器之乡的有田自然瓷器是主流,方圆周边也没有烧制陶器的师傅,这可如何是好让他没了方向。

一 次的机缘巧合认识了陶艺师番浦史郎先生,可刚刚拜师一年,疾病缠身的番浦先生便驾鹤西去,再次陷入迷失的他葬礼上又与花冈隆先生不期而遇,被花冈先生的作 品深深吸引想师从于他,但是花冈先生与川口定下规矩,至少修业三年,此时川口已经28岁,为此担忧的父母面对他再次修行的意愿也无计可施,遂放手让他前往 伊豆。先后师从番浦史郎、花冈隆先生,系统的学习制陶技艺。

拜师学艺最初,川口并未被安排着手烧制,仅仅是些日常问候、料理,甚至扫除的杂役,沉住气的他知道这是修行的开始,从做人的基本做起,随后才能有研 习技艺 的态度,至今仍是他念念不忘受益匪浅之处。平时是学徒,到了周末整个工房就完全由他掌控,有时候还租借2吨的卡车前往濑户、常滑、滋贺等地买土回来,自己 烧窑与泥土打交道的经历,成为并非每个陶艺家都能有的宝贵财富。

回到有田以陶艺家身份已创作了大量作品的他仍然以匠人自居,跟随花冈先生制陶中,习得的思考方式对其日后影响巨大。“白,单从这个颜色中便可一窥一 个人的 个性”川口先生如是说,烧制时的“窑变”偶然性是仅有土陶才有的“醍醐味”。平日生活中大家如能够使用他的食器,随日月变迁,料理汤汁与岁月的痕迹留存在 这些碗钵之时,彼此共同创造出的作品才是他最感恩所在。虽说是日常用具许多人不屑一顾,他却专注于此,在他的眼中并不刻意去划分日常与非日常,每位使用者 在日常风景时使用的器皿,都被视作特别纪念般的自然而然,“日日是好日”。

每日工作完成后都已近日暮,平日大部分时间为工作所占据,心思也全在工作上,喝杯小酒便成为夜宵的片刻欢愉,工作告以段落后稍事修整更是他大显身手精心烹制料理的时候,特别是有新的器皿诞生后,盛装自己做的料理,从器形与美食的关系中获取新的灵感,看来还是离不开工作。

p968564275 p968564280 p968564324 p968564332 p968564359 p968564373 p968564414 p968564442 p968564487 p968564505 p968564554 p968564585 p968564611 p968564638 p968564652 p968564693 p968564723 p968564751 p968564774 p968564795 p968564857 p968564893 p968564936 p968564946 p968564964 p968564972 p968565017 p968565046u000a p968565082 p968565111 p968565158 p968565185 p968565203 p968565254 p968565293 p968565338 p968565362 p968565394 p968565409 p968565446 p968565465 u015 u016 u017 u018 u019 u020 u021

Tags:陶瓷 手工制作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