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式家具小赏

2014-06-28 20:23:31   作者: Thomas   评论:0   点击:
清式家具 | 直至康熙,傢具還是樸素大方、典雅內斂的文人風範。到了雍乾,傢具亦隨社會風氣追求富麗華貴、奢靡大氣,尺度更寬大厚重,花

0-2

0

清式家具 | 直至康熙,傢具還是樸素大方、典雅內斂的文人風範。到了雍乾,傢具亦隨社會風氣追求富麗華貴、奢靡大氣,尺度更寬大厚重,花飾樣式更是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鑲嵌、髹漆、彩繪、堆漆、剔犀無所不用其極,金銀瓷板、百寶玉石、獸骨、景泰藍用料運用力求新奇,不惜功力。

對清式家具藝術評價,歷來存有較大爭議。所謂清式家具,指康熙未至嘉慶初這一段清盛世家具,從遊牧民族到一統天下,统治者刻意追求華麗富貴的世風,我認為清式家具更加類似法國巴洛克、洛可可時期宮廷家具,體現了瑰麗華貴的格調。只能說有人好拙樸,有人喜妍華罷。

0-1

紅木靈芝太師椅

此椅雕工精湛,包漿豐潤,體積厚重,華麗氣派。波線形的搭腦內鑲嵌透雕靈芝紋,靠背鑲圓形雲石,石紋精美。周圍均以透雕靈珠紋相繞。鱷魚腿,端莊大氣。

0-2

紫檀雕蕃蓮紋香几

香幾形體方正,幾面鑲癭木面心,高束腰浮雕雲紋。托腮刻覆蓮。牙條浮雕蕃蓮紋。足端刻方拐子,下置托泥(後配)。該紫檀香幾是清式宮廷家具中的典型器,具有一定收藏價值。

0-3

透雕福壽屏太師椅

清式家具中的太師椅,最能體現清代家具的造型特點,具有代表性。太師椅的造型特點是:體態寬大,靠背與扶手連成一片,形成一個三扇、五扇或多扇的圍屏。

0-4

清乾隆 紫檀龍紋禦案

此紫檀龍紋大禦案,造型如同大畫桌,按清宮檔案記載稱之為“禦案”,系用 精選上等紫檀料制成,面板攢框裝芯,木質光滑,葆光瑩潤,為揮毫、閱讀適用。案面立沿和束腰浮雕雲龍紋。牙板正中作高浮雕雲龍紋,雙龍呈相向之勢。腿足部 以粗曠江崖紋飾落地,使禦案更顯穩固。此禦案造型雄渾,體型碩大且用材厚重。最為惹眼之處在於除案面外密不露地的雲龍紋飾,構圖飽滿,雕飾繁瑣,打磨精 細,不覺刀痕。遍布束腰、牙板、腿足的雲紋層疊布局、盤渦深旋,襯托著龍的曲線及律動,刻畫出五爪金龍輾轉騰挪、上天入地之意象。此禦案有“江山永固”、 “青雲直上”和“教子向上”等多種寓意,充分體現出它皇家禦用重器的身份。

0-5 0-6 0-7 0-8

清式桌

清式桌有供桌、宴桌、方桌、長桌、條桌、畫桌、琴桌、炕桌等許多種。從結構上說,清式桌大 多都有束腰。牙條最常見的式樣是正中下垂窪膛肚,或雕刻玉寶珠紋。足端削出硬角拐彎的回紋馬蹄。還喜歡運用各種材料在硬木桌進行鑲嵌裝飾,如木雕裝飾、竹 黃包鑲、棕竹包鑲、嵌竹、嵌癭木等,工藝極為精巧,也是明代桌子中從未有的。◎供桌:是年節時供奉祖先時放祭品的桌子,又叫祖先桌。在式樣上並無特別之 處,是依用途而名的桌子。◎方桌、長桌、條桌:都是因桌面形狀而得名,並不能顯示結構上的特點。◎宴桌:清代宮廷正式的筵宴還是遵循歷代大宴席地而坐的慣 例,要使用一種較矮(高於炕桌)的桌子,叫宴桌。清代宮廷中有許多宴桌,做工很精。◎琴桌:是用於放置古琴的桌子,為了便於撫琴,琴桌比一般桌略矮些。琴 桌屬文房用具,在式樣上力求文雅之氣,造型和雕花裝飾都比較精美。還有些琴桌是仿竹藤家具風格,多用劈料做法。◎炕桌:清代北京流行土木結合的木炕,面積 此床大很多,因此炕桌、炕案、炕幾等適合於炕上使用的家具種類較多,並且產生折疊腿、活腿等地下炕上兩用的桌,以及香幾等等。這些尺寸較矮的桌、案、幾和 抽屜桌逐漸多起來,是清代家具的發展傾向。

0-9

與青銅器風格類同。升平之世,器物格式渾厚凝重,如西周;浮華之日,花式瑣細繁冗,如戰國。這一點從具體而微處也有體現:皇史宬的檔案箱銅飾,康雍時銅片厚,圖式簡約古樸;乾嘉時用高浮雕,繁雜花俏;道同中銅片變薄,雕工粗陋;而末世只用極薄銅片鏨些簡約線條敷衍了。

據 說到了清代,黃花梨已很難見到,甚至宮裏修復殘損的家具也只能用其它舊家具拆下的料。我猜是由於缺失了黃花梨的絕美花紋,只能以復雜的雕工來裝飾了。另 外,清中期後,廣東由於沿海貿易,發達程度遠超內陸,廣作也逐漸在宮中壓倒了蘇作,而廣作的特點即是繁復。圖中可見大量紅木取代了昂貴的紫檀。

清 代皇宮新制家具多用小葉紫檀,在當時是不次於黃花梨的材料,像圖中大理石鑲嵌寶座和三彎腿供桌的腿足碩大,卻都用整料挖成,足顯其豪奢。黃花梨從明清起就 從安南(現越南)進口,現在市面上的絕大多數都是進口的,稱為“香枝木”,俗稱“越南黃花梨”。也有敢以“越黃”充“海黃”的。

0-10 0-11

結束語:

清不如明無關”形式”的簡單或復雜,而關於滿布裝飾和基本無裝飾的差別。從比例,構造上 看,明清差異不大,從使用效率和舒適度考慮,明清更無實質性差異。所以清不如明,主要是風格的差異,品位的退化。形而下者,終究離藝術也漸行漸遠。不過話 說回來,十人對於匠人總投以嗤之以鼻,因世人皆崇拜大師。比如清式傢具繁複笨重的十足匠氣,總是不如明式傢具仙風道骨的意境,也就有了如今傢具屆所謂的 “十清不低一明”。不過,這個世界需要餘白的美,也離不開堆砌的精彩。對於那些喜歡繁複之美的人來說清式的雕琢,對比明式的拙樸,又不是另一番的況味?

0-12

Tags:家具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