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哥,重复让我享受安静与幸福

2015-01-21 08:25:59   作者: Hands   评论:0   点击:
文:张潇娟 来源:铲哥匠心独具 手工之美手中制作的魅力在于手工做的过程,将心灵的真诚付之于手,付之于物,在物上留下手工的记忆。不论

文:张潇娟 来源:铲哥

 

 

匠心独具 手工之美

 

手中制作的魅力在于手工做的过程,将心灵的真诚付之于手,付之于物,在物上留下手工的记忆。不论我们贫穷或富贵,不论喜悦或是哀伤,我们的情感就是我们的灵魂,挥手做物之时,我们便将灵魂注入作品,而有了灵魂的物件,饱含了人们的心血和精神。

 


物之成形,如同人之初生,生成过程是艰辛,是沉静的劳作,是情融入物的点点滴滴的积累,过程本身充满美好,像一场恋爱,从相识、相知到相恋,而最终步入婚姻的殿堂。

 

制物始于创意,然后制图,敲打砍削成形,最终成器,两者何其相似。



手工制物是惟一性的。如同天下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一样,制作的人高胖瘦不同,思维学历不同遭遇环境不同,制作的作品就千姿百态,各呈异样,同一个人制作一类物品,因制作前后有异,心情好坏有别,熟练程度不一,物品虽大致貌同,但细细品味则能感觉其中的微妙差别。

 

世上的人有千千万万,世上的树有千千万万,各有各的世界,各有各的灵魂,世上手工制成之物便如同人一样,值得我们尊敬、认同。




手工在操作时饱含了技艺的精湛运用,同时大量的动作重复,长期熟练的操作,大量的重复劳作则如同我们在锄禾,每一次只能及盈尺,而最终积累成亩、成顷,在专注于锄禾的过程思维的扩散,最多则是对丰收的祈祷和对富足生活的向往。

 

愿望从心出发,达到手又传递到锄头,再到达田地,这和我们对着佛像叩头时的虔诚又有何不同?锄禾将祈祷之心,用于真实的可达目的的劳作,让人尊敬而感慨!重复是枯燥的劳动,但正是这枯燥的劳动让我们心平气和的享受安静,享受生命给予我们的存在感,享受我们期待成果即将到来的幸福,是真真实实幸福所在。



手工制作之物,静矗在那里,不论是一个碗,或是一幅画,或是一个竹筐等等,不仅是物理材质,更包含了人类的情感与记忆。我们把记忆、情感、智慧通过手传达至物,那物上面就拥有了我们的灵魂。

 

手 工之物更贴近于人,更使人温暖,因为徒手制作,故距离人更亲近,我们闲时把玩揣摩,体味物的记忆和思想,如同与老友谈心的愉悦,这是人心的根本,人心是容 易疲劳、迷惘、空虚的,但也是容易坚硬的,现代的文明如同透明的华丽玻璃盒子,将心灵和生活隔离开来,使人们在现代文明中迷失,手工制物的美丽,则是文明 精神的家园所在,像沙漠里的绿洲,使我们保留人的温度和尊严,使我们有别于机器更像人!











后 记

 

张帆把自己叫“铲哥”,到现在约有100把了。问 他为什么做铲子,他一时也说不太清楚,问他这个铲子干什么用,他告诉我可以铲茶,大约做到第40把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他是借铲之名,开始是追求形式上的 变化,探索铲子形制的可能性,越往后越来越对实用性重视了。当然,其中也包含对节奏韵律的感知,到了70把以后越发的简单了,但反而做的很慢,有时候一周 才做一把,有时候半个月不动手,做的铲子也逐渐的安静了,有时候可能是一叶扁舟,有时候可能只是一根弧线,像深秋无风的湖面,他也许会再做,也许就不做 了,我没问他也没说。


 

Tags:木头 木艺 雕刻 手工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