靛藍之旅。20年走遍三大洲同纬度国家,追寻古老神秘的色彩

2015-01-12 12:37:27   作者: 米一玛雅   评论:0   点击:
如流水般,世界只是片刻经过你,并赠予你它的色彩。——Nicolas Bouvier作者Catherine Legrand花了20年时间走访印度、中国、日本、非洲、

如流水般,世界只是片刻经过你,并赠予你它的色彩。——Nicolas Bouvier

作者Catherine Legrand花了20年时间走访印度、中国、日本、非洲、美国中部,采集文字和图片。走遍同纬度的国家,探讨蓝染艺术在不同地区的不同特点。

中国南方的贵州,在法国人Catherine Legrand之前的印象中是一种神秘的颜色,苗族妇女身上深蓝偏黑的颜色。当她来到苗寨,这个印象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印证。花了20年时间,带着造型师的 经验与旅行者的好奇,她走遍依然存在蓝靛染布的地方,贵州是其中一站。重返印染史的源头,让以往的经验不至于沉默在积尘之下。在自然的色系里,靛是一种浓 缩在思考里的颜料,是弥散在时光隧道中的氤氲,也是一种讲述着的怀旧的语言。

胸襟设计不对称的短袍、裤子、绣花围裙与头巾,由Catherine Legrand拜访的当地一位张姓苗族妇女设计与手工缝制。袖口、裤脚的翻边花纹十分精细。

玛黑区(Marais),曾经的沼泽地,保存着很多19世纪之前的建筑,如今是巴黎最具风格的区域之一。走失在玛黑迷宫般的老巷,可能遇见欧洲青年艺术家的创意,也可能拾得一段从中国出走的民族记忆。

Catherine Legrand曾在这里拥有一家少数民族女装服饰店。她是位造型师。

中国南方的贵州,在Catherine Legrand之前的印象中是一种神秘的颜色,苗族妇女身上深蓝偏黑的颜色。当她来到苗寨,这个印象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印证。

印度妇女的工作台,参考图册记录了不断传承的丰富的民间图样

 

“一开始,这场旅行只是跟一种‘颜色’有关。起初当我去了越南,看到少数民族穿着的靛色服饰,闻到染料发出的气息,那刻我感觉到:‘靛’不仅仅是一种颜 色。”CatherineLegrand说。于是花了20年时间,带着造型师的经验与旅行者的好奇,她走访印度、中国、日本、中美洲、老挝、越南、非洲马 里等地区。

贵州是其中一站。这些地方,蓝靛染布依然存在,依然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奥地利与捷克接壤的小镇Haslach曾是重要的纺织品制造中心。Catherine Legrand走访了这里的私人工作坊。图为当地人KarlWagner手工制造的蓝染亚麻布以及印花工具。

从蓝草栽培到制造染料,采集文字和图片,探索靛色在不同文化国度所展现的面貌和实践方法;视角触及植物学和化学领域,甚至环球探险、商业及奴隶贸易、文化 认同、民间信仰,Catherine Legrand见证这种色彩多个世纪以来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以及它通过何种方式改变世界。2008年,英国著名出版商Thames & Hudson发行了她编著的《织物:一场世界之旅》,4年后,Catherine Legrand的新作《靛:改变世界的颜色》出版。

“靛是一种令很多人痴迷的色彩,介于紫色和蓝色之间,在人类历史的许多文化中都有它的身影。”它是一种古老的天然颜料,首先作为织物的染料,后来又作为绘 画的颜料恩泽人类。在这个世界上,蓝色染料的唯一天然来源,只能够从植物(菘蓝和蓼蓝的叶子)里提取。它们可以带来从天空的浅蓝到夜半的深蓝,从远山的青 黛到大海的蔚蓝等所有蓝色系染料。蓝靛还可以染出绿色(尽管大自然满眼绿色,却没有绿色的天然染料)、紫色和黑色。


苗族民族服装,上衣前襟与花纹设计

 

Catherine Legrand讲述关于靛色的各种故事。从人类发明了服饰以来的几千年中,这种色彩总是鸿运大发、十分得宠:法老们用它,“圣经”时代的人用它,古罗马人 也用它,今天在每一个衣帽间内,特别是在男孩或女孩的衣帽间,都毫不例外地有它的尊容出现——一种永不会消失的蓝颜色。像朱里奥·恺撒在《漂亮的高卢人》 书中所述说的那样,中世纪,当不列颠人数次将注意力放在对爱尔兰、威尔士和苏格兰的征服战时,凯尔特勇士的抵抗遵循古时的传统,在身体上用蓝靛图绘,来提 升作战的自信,恐吓敌人。而在中国的苗乡,也依旧保持着用蓝草提取蓝靛染布的古老传统。先祖们在一片绿草如茵、丰美肥沃的河谷栖息,几百年来,一如既往。

作为一种染料,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远古。英文名称“indigo”,顾名思义,它的原产地是印度。公元3~7世纪,经由中亚、印度,天然蓝靛传播到意大 利,再进入整个欧洲。而公元前3世纪,荀子在“劝学篇”中留下的名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告诉人们在中国不仅造就发现并应用靛,而且还能调节染色中的 色光,让它更加鲜艳、美丽。

中美洲危地马拉,玛雅人蓝靛染色的披肩上,图案鲜艳。蓝靛草是这里最重要的经济作物之一

 

在贵州黔东南的村寨,她陆续搜集与拍摄:要完整的记录一个人的制衣流程,最少也要十天半月。Catherine Legrand说:“贵州的山始终被靛色烟雾缭绕。

近两千年来,这儿与这种颜色相依。”她好奇在这里,中国的传统蓝布长什么样,因为有人告诉她,早没人干这个了。而刚开始时,CatherineLegrand也想不到,这次邂逅也将对她的人生产生巨大的影响。

苗寨里的女人们成天忙碌着两件事:做饭或制衣。染布、纺纱、描花,一刻也不曾休息。“蓝草染色,首先要造靛,也就是从蓝草中提取蓝靛。将从山野采摘的蓝草 叶子,置于染桶中,放水浸泡曝晒,待到蓝草腐烂发酵,浸泡液由黄绿色变为蓝黑色时,滤掉杂质,兑入一定量的石灰水,出现深蓝色的泥状沉淀物,造靛便告完 工。”当地人告诉她,一匹布染得是否漂亮,关键看染布人的手艺、染液温度、染布的时间与提染的手法。他们还强调,在染布时加入适量的稻草灰水和米酒,染出 的布色泽饱满、耐洗不褪色。


晴天,寨前的阶地变成巨大的晒衣场。沿着一条土路从苗寨走到清水江边,这里给Catherine Legrand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眼中孩子和水牛游泳、洗澡、嬉戏,以及妇人洗衣的地方。

Catherine Legrand说:“苗族侗家妇女,爱美,她们为使单一蓝色的衣服更加漂亮好看,常用蜡染与扎染的手法。”蜡染,也称做蜡缬,先将自织的土布漂白,煮米糊 挂浆,平放于板上晾干,拿石头稍磨毛刺,再用蜡刀或羽毛管蘸熔化的蜡液或松香,勾画图案。最后将蜡版放入蓝靛中浸染,用沸水去蜡即成。扎染,又叫绞缬,是 一种古老的结扎染色工艺。它依照预先设想的花纹图案,用针线将布缝合定形,或干脆直接用线捆扎,让布皱拢重叠。染色时,折叠处难上色,未扎部分易着色,得 到渲染效果图样。

Catherine Legrand的造型师经验,让她对贵州少数民族的服装有非常认真的观察:“与苗族非常接近,侗族男装多以青黑色亮布为主,也是一种以天然燃料蓝靛染色的 布料,裹包头,裤腿裹绑腿,偏北的侗族与汉族没有什么区别。侗族女装有裙装和裤装之分,裙装是百褶裙,与苗族类似,但是上衣侗族服饰有唐代遗风,是开襟露 出抹胸,不过一些支系也与苗族服装类似,在交通发达的地区,侗族的服饰就是汉服。”



一对苗族小兄弟穿上蓝靛染色的服装,准备去“姐妹节”凑热闹。每年农历三月十五,贵州苗族妇女都要准备一种用五颜六色的“姐妹饭”。这种饭是用在山上采集的野花、叶子把糯米染成五颜六色后蒸成的。

 

每年3月,侗家人种下棉花,等到8月时收获,然后用传统的木制纺纱机将棉花纺成纱线,再用年代久远的织布机把一根根纱线织成土布,再经过植物浸染、捶打后 制作而成。在将棉花纺成纱线时,由于初纺成的纱线弯弯曲曲,侗家人会上山采来一种植物,用植物捣碎后的汁液浸洗纱线,这样纱线就会变得平直。

接着,再用织布机将一根根纱线手工织成布。

侗族人染布,也要在染缸里加入靛,每次浸染后清洗晒干,如此重复三到四次,布变成深蓝色;然后再将柿子皮、猴粟皮、朱砂根块等原料捣烂挤汁,用这种汁液把 布染成青色;再继续加染多次,使布透出青而带红的颜色。侗布有紫、黑和青紫等多种色调,而控制颜色深浅的诀窍就是浸染的次数。将染好的布晾干后叠在一起, 在布上涂抹鸡蛋清,并用木槌反复捶打。这个捶打的过程会持续一至两个月,直至侗布变得闪闪发亮,最后用牛皮熬胶浆染一遍,使布质硬挺不退色。

不同的人家,其制作手艺和捶打时间不一样,侗布的亮度也有区别。表面越亮的侗布就越是珍贵。

“捶打的场景实在太漂亮了!”打出肥皂泡一样的靛花,那一池的蓝色,彻底震撼了她,让她下决心深入这里人们的生活习惯与文化,她说,“苗族的历史与文化是 穿在身上的。传统的染织基本属于自给自足的原生态经济活动,在这些仍然沿袭手工制衣的地方,没有专业的作坊,也没有专门的工匠,技艺都是母女相教的家族式 传承。当衣饰等必需品不再像从前那样必须由自己完成时,喜欢并愿意学习传统纺织、印染、缝纫工艺的人越来越少。据说,这些山区除少数年轻人懂一些织布及剌 绣之外,纺、织、染技艺,掌握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


非洲蓝靛染色布料。根据环形的大小、圆润度、紧密程度不同,这些图案有不同的名字,譬如gouni(点)、toli(多贡土语中的“星星”之意)等





贵州种植蓝草并用以染色已有十分悠久的历史。从蓝草中提制的靛,由木蓝属植物蓼篮、菘蓝、马蓝、吴蓝等 的茎、叶发酵制成。收割靛叶后将其放人缸内或木桶及土坑均可,加冷水约60公斤,每隔两天翻动一下,浸泡6—7天,然後将靛叶捞出,将生石灰置于瓷盆内, 再注以缸内蓝靛水,待石灰溶化後倒入缸内,用竹竿搅动l—2小时,隔夜后靛凝结沉淀,舀去上面的水即成。大约5公斤靛叶用石灰1公斤,可出干靛1公斤。在 贵州民间,蓝靛草除了用作染料外,还有著辟毒除虫的药物作用。


苗族的一条蓝染被单,上面有不易褪色的白牡丹图案

一位信仰伊斯兰教的印度男子的头巾,它的图案有个诗意的名字“云”。Ajrakh是一种印度的民族服装风格,它的几何图案受到伊斯兰马赛克陶砖的启发。据当地人说,蓝色代表天空和星星,红色则代表日落。

色彩映出岁月流年,Catherine Legrand说,“你只要专注在一个项目上五到十年,肯定能体会到。”印染史原本是从大自然中寻找鲜艳颜色的奋斗史,也是发明不褪色技术的奋斗史,化工 染料只是其最新一章。传说神农氏为了鉴定草药而“遍尝百草”,估计人类寻找颜料的故事也与之差不多。最终,蓝靛、红花等重要染料从百草中、从天地万物中脱 颖而出,实在是人类的一场又一场胜仗。

重新返向印染史的源头,让以往的经验不至于彻底沉默在积尘之下。“去陌生的地方,用视觉语言,让人们看到搭建时空的桥梁,找到丰富思考的色彩。靛色就是一 种古老的颜色,人是一种怀旧的动物。”Catherine Legrand说。在自然的色系里,靛是一种浓缩在思考里的颜料,是弥散在时光隧道中的氤氲,也是一种讲述着的怀旧的语言。



印度的靛蓝。





 

Tags:印染 染色

  • 扎染

    扎染

    扎染是指在织物上运用扎结成绺(或缝纫)浸染技艺印染成花纹的工艺。通常也...

    By:  蓝蕙儿

      45      2885      0

  • 色 ◇ 迷 Sasha Duerr

    色 ◇ 迷 Sasha Duerr

    奥克兰艺术家Sasha Duerr执着于自己的生活艺术哲学,她是艺术学院设计系教...

    By:  丝路

      8      240      0

  • 屏息凝神的时间之美:Bryan Nash Gill 年轮拓印

    屏息凝神的时间之美:Bryan

    人类对树木之美的赞颂看似已是寻常。有人爱它们抗拒地心引力永远向上生长的...

    By:  妮小橙

      2      1048      0

  • 虹一 水火相融

    虹一 水火相融

    火带有毁灭性,毁灭和重生带出一种佛家的胸怀。虹一的那些焚 香画作品,虽...

    By:  马克思冰

      1      187      0

  • 蓝染:内心故乡的古香

    蓝染:内心故乡的古香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出自《荀子・劝学说》,这其中的青说的就是蓝,古人称蓝色...

    By:  Serea

      2      451      0

  • 暖帘(のれん)

    暖帘(のれん)

    Noren日文写作"暖帘",这种名称最初出现在镰仓时代(1185-1333),虽然暖帘...

    By:  枫叶飘零

      48      829      0

  • 插上双翼的丝巾,化身性感天使

    插上双翼的丝巾,化身性感天

    鸟类是一种流行的主题在时尚女装,艺术家服装设计师Roza Khamitova在墨尔本...

    By:  唯美妞

      1      600      0

  • 加賀友禪

    加賀友禪

    友禪染分京友禪和加賀友禪,加賀友禪配色以胭脂、紫、綠、藍為多,一個單位...

    By:  章鱼团子

      1      256      0

  • 古老的草木染

    古老的草木染

    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给纺织品上色的方法,称为草木染。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

    By:  雪域1989

      5      1422      0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