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菓一談

2014-12-11 10:55:38   作者: 九方述念君   评论:0   点击:
一菓一談 请君入席 | 南田島春,有一癡人陳文夜棹小舟,遇雪。梅花盡頭有陶庵,蝶庵居士請入齋室。月色盈臨,藍如水府。齋中置几榻琴劍

一菓一談 请君入席 | 南田島春,有一癡人陳文夜棹小舟,遇雪。梅花盡頭有陶庵,蝶庵居士請入齋室。月色盈臨,藍如水府。齋中置几榻琴劍書畫,鋪設得體,明淨清賞。圍爐據蓆,取 雪烹茶。山居陶庵至暮春,居士日制一菓,日談一典,恍若鄰家故事,直至三月鶯時離別。後伯仲舍主人聞之,欣然規往,終不見陶庵所在。

一月十五日

亥の子餅╳元夕放燈 | 以正月十五天官生日放天燈,七月十五水官生日放河燈,十月十五地官生日放街燈。宋太宗淳化元年六月丙午詔,罷中元、下元兩夜燈。


柳月十二日

龍田姫菓╳花癖 | 蝶庵居士張公子今夜談的乃是花癖者,席間突而將午間采的梅花瓣摘下,浸入清水,稍頃取而入口,滿口嚼梅,竟和雪而咽。“唐張籍性耽花卉,聞貴侯家有山茶一株,花大如盎,度不可得,以愛姬換之。人謂之張籍花淫。”


柳月二十六日

若草菓╳變化 | 三月,田鼠化為鴽,八月鴽化為田鼠。二物交化,即今所謂鵪鶉也。二月鷹化為鳩,八月鳩化為鷹,亦交化也。


桃月七日

姫小袖菓╳張緒柳 | 《南史》:齊武帝時,益州獻蜀柳,枝條甚長,狀似絲縷。帝以植於太昌靈和殿前,曰:“此柳風流可愛,似張緒少年時也。”。


桃月十八日

蓬生菓╳思梅再任 | 何遜為揚州法曹,公廨有梅一株,遜常賦詩其下,後居洛,思梅花不得,請再任揚州。至日,花開滿樹,遜賓醉賞之。


蠶月十四日

五月雨菓╳萱草宜男 | 萱號忘憂草,亦名宜男花。韓詩:萱草女兒花,不忘壯士憂。


蠶月三十日

総 花菓╳鳳 | 《論語讖》曰:“鳳有六象九苞。”六象者,頭象天,目象日,背象月,翼象風,足象地,尾象緯。九苞者,口包命,心合度,耳聰達,舌詘伸,色光彩,冠矩朱, 距銳鉤,音激揚,腹文戶。行鳴曰歸嬉,止鳴曰提扶,夜鳴曰善哉,晨鳴曰賀世,飛鳴曰郎都,食惟梧桐竹實。故子欲居九夷,從鳳嬉。


槐月四日

一幸庵菓╳迦陵鳥 | 鳴清越如笙簫,妙合宮商,能為百蟲之音。《欏嚴經》雲:“迦陵仙音,遍十方界。”


槐月十七日 山亭

紫野源水菓╳鸞影 | 宋範泰《鸞詩序》:昔罽賓王結罝峻卵之山,獲一鸞,三年不鳴。其夫人曰:“嘗聞鳥見其類則鳴,可不懸鏡以照之?”王從其言。鸞觀影悲鳴,沖霄一奮而絕。嗟乎慈禽!何情之深也。鸞血作膠,以續弓弩、琴瑟之弦。


荷月十九日 大雨

羽衣菓╳杜鵑 | 蜀有王曰杜宇,禪位於鱉靈,隱於西山,死,化為杜鵑。蜀人聞其鳴,則思之,故曰“望帝”。又曰杜鵑生子寄於他巢,百鳥為飼之。


荷月二十二日

葛織部菓╳佛桑 | 出嶺南,枝葉類江南木槿,花類中州芍藥,而輕柔過之。開時當二三月間,阿那可愛,有深紅、淺紅、淡紅數種,剪插即活。


荷月三十日

深山躑躅菓╳捕鹯 | 魏公子無忌,方與客飲。有鹯擊鳩,走逃於公子案下,鹯追擊,殺於公子之前。公子恥之,即使人多設罻羅,得鹯數十匹,責讓以殺鳩之罪,曰:“殺鳩者死!”一鹯低頭,不敢仰視;余皆鼓翅自鳴。公子乃殺低頭者,余盡釋之。


桂月五日

松翁軒菓╳鵓鴿詩 | 宋高宗好養鴿,躬自飛放。有士人題詩雲:“鵓鴿飛騰繞帝都,朝收暮放費工夫。何如養個南來雁,沙漠能傳二帝書。”帝聞之,召見士人,即命補官。


桂月十五日 賞月

彌涼菓╳木蓮 | 白樂天曰:予遊臨邛白鶴山寺,佛殿前有木蓮兩株,其高數丈,葉堅厚如桂,以中夏開花,狀如芙渠,香亦酷似。山僧雲:花折時,有聲如破竹然。一郡止二株,不知何自至也。成都多奇花,亦未常見。世有木芙蓉,不知有木蓮花也。


桂月二十八日

椿餅╳茶花 | 以滇茶為第一,日丹次之。滇茶出自雲南,色似衢紅,大如茶碗,花瓣不多,中有層折,赤艷黃心,樣範可愛。


菊月二日 有風

玉川菓╳海棠 | 宋真宗時始海棠與牡丹齊名。真宗禦制雜詩十題,以海棠為首。晏元獻公殊始植紅海棠紅梅,蘇東坡始名黃梅為蠟梅。


菊月十七日 僧寺拾桂

氷室菓╳花品 | 周濂溪《愛蓮說》: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


菊月二十五日

花筏菓╳海棠香國 | 昔有調昌州守者,求易便地。彭淵聞而止之,曰:“昌,佳郡守也!”守問故,曰:“海棠患,患無香,獨昌地產者香,故號海棠香國,非佳郡乎?”


冬月一日

鶴白菓╳孔雀 | 自愛其尾,遇芳時好景,聞鼓吹則舒張翅尾,盼睞而舞。性妒忌,見婦女盛服,必奔逐啄之。山棲時,先擇貯尾之地,然後置身。欲生捕之者,候雨甚,往擒之。尾沾雨而重,人雖至,猶愛尾,不敢輕動也。


冬月十三日

雪蓮庵菓╳號寒蟲 | 五臺山有鳥,名號寒蟲。四足,有肉翅不能飛,其糞即五靈脂也。當盛暑時,文采絢爛,乃自鳴曰:“鳳凰不如我。”至冬,毛盡脫落,自鳴曰:“得過且過。”


臘月八日 雪子

茶 花菓╳雪衣娘 | 唐明皇時,嶺南進白鸚鵡,聰慧能言,上呼之為“雪衣娘”。上每與諸王及貴妃博戲,稍不勝,左右呼雪衣娘,即飛入局中,以亂其行列。一日語曰:“昨夜夢為鷙 所搏。”已而,果為鷹斃,瘞之苑中,號“鸚鵡冢”。唐李繁曰:“東都有人養鸚鵡,以甚慧,施於僧。僧教之能誦經,往往架上不言不動。問其故,對曰:“身心 俱不動,為求無上道。”及其死,焚之,有舍利。


臘月三十日 天光

清水菓╳送別



 

Tags:美食 器物 陶瓷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