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草木染

2014-10-11 16:58:24   作者: 雪域1989   评论:0   点击:
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给纺织品上色的方法,称为草木染。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在应用矿物颜料的同时,就开始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人们发现,漫

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给纺织品上色的方法,称为“草木染”。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在应用矿物颜料的同时,就开始使用天然的植物染料。人们发现,漫山遍野花果的 根、茎、叶、皮都可以用温水浸渍来提取染液。经过反复实践,我国古代人民终于掌握了一套使用该种染料染色的技术。到了周代,植物染料在品种及数量上都达到 了一定的规模,并设置了专门管理植物染料的官员负责收集染草,以供浸染衣物之用。秦汉时,染色已基本采用植物染料,形成独特的风格。

草木染出的都是复合色,平和、温柔。很难通过单一植物染出的颜色,如绿色和橙色,也可混合不同色系的燃料。复合染色法,除了能染出少见的颜色,也有利用不同植物药理功效的目的。


柿子具有丰富的天然单宁酸和胶质,可使纤维产生极优异的色牢度,耐洗耐晒。


莲蓬,古称“荷染”,《天工开物》中有几种不同的染法:“茶褐色,莲子壳煎水染,复用香矾盖之”等。


栀子果,秦汉以前应用最广的黄色染。当时染最高级的服装才能用栀子,并利用酸性来控制栀子染黄的深浅。


紫草,其色素主要存在于根部,越陈越佳,做成内衣裤,有一定的卫生保健功能。


蓝草,靛蓝是最主要的蓝色天然染料,能制靛的蓝草有好多种,相传,在浙南,新婚夫妇都要盖上蓝染的新被,以起到抗菌作用。

 

【草木染的职人们】

一件草木染衣物可能需要三十日才能成型,漫长的工作周期和复杂的程序养成了草木染人独特的气质和性格。他们不善言辞,却对世界充满了尊重和温柔,染成的植物就是他们传达感情的载体。


 

学习型职人·帕翠西【学自山人,染己所种】

帕翠西是个旅居清迈的英国老太太,为了保护传统的泰丝植物染色工艺不被这个飞速发展的世界遗忘和断代,她在清迈一待就是三十年,走遍泰国学习这项技艺,但她坚信,只要改变一个人,就能改变无数人。

 

商业型职人·袁慧丽【复兴传统植物染】

研究草木染近二十年,袁慧丽从少妇变成外祖母,专注染织的时间甚至多于对家人的陪伴。多年的赴日学习,无数次的草木实验,她把青春谱写成一本草木染色的学习史。

当别的女孩子开始学习用胭脂花染指甲,袁慧丽却对草木染本身产生了兴趣,染红的不是指甲,而是家里大大小小的布。因此,当二十多年前,朋友第一次告诉袁慧丽可以去日本学习植物染色的技术时,她的内心无比欣喜。“这二十年一直在钻研草木染色,好像上了好几个大学。”


 

研究型职人·陈景林【整理台湾的色彩】

台湾工艺家陈景林最近正在南投日月潭的云品酒店举办名为“活水”的天然染织展。历经了六点七级地震,有两件大作品可以能需要重新修整。但这些小风雨似乎并没有给热爱自然地陈景林增添什么困扰。

陈 景林的工作室名叫“天然工坊”位于南投的中兴新村。出生于1956年的陈景林,童年就在那里的山间林中度过,自然给了他最初的启发。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毕 业后,他对色彩产生了兴趣,在复兴美工任职之后,他开始学习染织工艺。在离开教职后,陈景林开始思考起了关于“台湾的色彩”的问题。



 

Tags:印染 布艺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